咕咚网

包饺子作文700,包饺子日记300字,包饺子的方法,生活需要什么作文700

发布时间:2019-11-05 22:13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梁晓橙愣愣的,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接话。她的脑子现在像是塞满了稻草,完全没有办法思考。 而乔俏,明显的将她这份沉默当做了质疑。她踮起脚尖,朝巷子了看了看。可这样她还是有点担心,又干脆拉着魂不守舍的梁晓橙走出去好远,这才停下来给她分析: “我今天认真的看了看你老公,发现他这个人吧,眼神特别的清亮。橙子,你别说我迷信啊,我真的觉得这样的人,是不会偷偷的在人背后做事的。我忽然间意识到,他那么傲气的人,想让你失业都会直接告诉你,根本不屑玩阴谋。” 其实这也是一直纠结在梁晓橙心里的结,让她如鲠在喉。 虽然她自认对那个男人了解并不深,但他的傲气她是领教了多次了。正如乔俏所说,他想做的事根本就不用玩阴谋。 更何况这几次接触,梁晓橙甚至隐隐的觉得,他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开除的事情。 但是,如果不是他,害自己的人又会是谁呢? “是啊,如果不是他,又有谁有必要害你呢?”旁边的乔俏也自言自语的同时说道。 可根本没等她再说什么,乔俏忽然用力的一跺脚,眼睛变得晶晶亮:“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 “你别管,山人自有妙计!橙子,这件事交给我,你就擎好吧!” —— 很快就到了爷爷的生日。作为曾经的商业巨头,陆老爷子的生日,自然是很受人瞩目的。 只是今年,老爷子早早的就放出了话来,说年龄大了,身体不好,不耐烦和那么多人打交道。所以今年的生日简办,只自己家人吃顿饭就好。 可是,说是简办,还是在宁家老宅办了一个自助餐的酒会。毕竟所谓的自己家人,三姑六婆,各路亲戚,人也不算少。 即使心里并不情愿,可是在和那个人离婚之前,自己还是陆家的媳妇。为了不让别人看陆梁两家的笑话,梁晓橙还是早早的就和婆婆一起赶到了老宅。 “好好的招呼客人,你可是新媳妇,这还是第一次参加家族聚会。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呢,你可别给我儿子丢脸。” 秦丽珍不知道对自己这个儿媳妇有多不满意,一下午啰里啰嗦的说了无数次。 梁晓橙努力维持着自己那笑得都僵硬掉了的笑容,认命的又一次点了点头。她被婆婆要求和她一起站在门口迎接客人,用婆婆的话说,正好借这个机会让她认认家里人。 尽管觉得这些人认不认识对自己来说完全没有意义,可梁晓橙也懒得去和婆婆对抗。 一直到看着陆战宸和张雪然一前一后同时出现的那一刻,她才今天晚上第一次变了表情,那僵硬的笑容再也不见了。 “梁小姐,你怎么亲自在门口迎宾啊?干妈今天没从酒店请迎宾小姐吗?” 张雪然走到了她的面前,一脸故作惊讶的表情,语气中却充满了恶毒的讽刺。 望着面前的一对璧人,梁晓橙只觉得荒谬!她的脑海里一下子又浮现出了那天在巷子里的情景。那个男人与她的缠绵,他火热的亲吻…… 那么的清楚,又好像是一场梦。 他千叮万嘱的要她今天一定过来参加宴会,目的就是为了让她来受辱吗? 或者,这才是他真正的,要报复她的手段? 她抬眼瞄了一下跟在那个女人身后,一身黑色礼服,看上去耀眼极了的——她的老公,那个衣冠禽兽。 可是也就仅仅只是一瞥,她就将目光迅速移开,连和他对视一眼都不愿意。 不管心里涌起什么样的狂涛巨浪,此刻的梁晓橙却也明确的知道自己的身份。她可以不做陆太太,但是她依然是梁家的大小姐! 如果今天在这种场合失了态,掉了价,让自己爷爷知道,一定会抽死她的。 她快速的收敛起了心中的情绪,面色冷淡的往旁边侧了一下:“作为陆家的长媳,亲自迎接客人是我的责任,也是必须的礼节。” 她的脸上带出了一个虚假的,却让人挑不出任何错处的笑意,冲着面前的女人莞尔道:“张小姐的礼仪课程看来学的并不佳。不过这也正常,毕竟……从小也没人教过你。” 张雪然的资料梁晓橙早已经看过,这个人据说早年曾经救过那男人一命,之后就被陆家当做救命恩人给供起来了。 而在此之前,她不过是城北大杂院里长大的,一个地痞的女儿。 她想挑自己的毛病?还差着火候。 一下子被揭了短的张雪然脸瞬间变得煞白。 她狠狠的瞪了梁晓橙一眼,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忽然后退了一步,伸手抱住了陆战宸的胳膊,声音娇柔而无力:“战宸,我头好晕。” “头晕就别站在风口说话。” 一直站在后面看着她们两个人交锋的男人此刻终于出声。 他将手里一直拿着的貂绒大衣小心的为张雪然披在了肩上,睨了一眼只穿了一件礼服裙的梁晓橙,和那个女人一起走进了大门。 一直到将她引领到自己母亲的身边之后,他又转了回来,走到了梁晓橙的身边,同时将她的大衣给她穿上。 她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要干什么,赶过来作秀?亦或者是想两不得罪? 可是她现在现在连话都不想跟他说。 可偏偏这个时候,陆战宸却朝她伸出了手。 “干嘛?” 男人没有回答,自顾自的伸手握住她冰凉的小手,轻轻的从自己的臂弯中穿过,然后才轻声说道:“我陪你一起迎宾。” 感受着身边微热的气息,梁晓橙恍惚的抬起了头,她看了一眼旁边男人清冷而俊秀的脸,看着他一脸的沉静,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完全不够用,怎么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我和雪然是在门口碰到的。我今天一天都在公司。” 一个声音在耳边轻轻的响起。梁晓橙不由得愣神——他,这是在跟自己解释吗? 可是根本没有时间让梁晓橙理清楚思绪,她放在震动上的手机已经开始嗡嗡的响了起来。 “橙子,我拍到那封检举信的照片了!”FL"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这个古堡其实并不豪华,也并不是平日里人们说起来的时候,很容易幻想出来的那种皇家园林一般的气派。但是,它的一砖一瓦,都能够看得出蕴含着岁月的力量,有一种古朴而大气的美。 让人看到就觉得无比的踏实和心醉。 “小嫂子,你还得看多久?这是你家,能看一辈子呢!” 时令轩估计也是被梁晓橙给折腾的够呛,连和她斗嘴都没有了力气。从车子上下来,朝着她胡乱的摆了摆手,就率先朝着房子里走去。 “少爷,您回来了!” 几个人一走上台阶,就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老人带着两个穿着女仆装的,胖乎乎的外国女人,一脸恭恭敬敬的站在古堡的客厅门口候着。 “嗯。”陆战宸点了点头。 此刻的他又恢复了平日里的那一副冷峻的面孔,如果不是刚才明显在车上看到他笑了,连梁晓橙都不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他的心情到底怎么样。 “少爷,房间已经收拾好了,请问,现在需要开饭吗?”那老人上前一步,快速的接过陆战宸手里的公文包,转身交给了身后的女佣。 陆战宸皱了皱眉,牵起了梁晓橙的手,一边朝着屋子里走,一边淡声的吩咐道:“老李,收拾好之后你们就先回去吧,以后每天早上派一个人过来把卫生打扫一下就可以了。” 说完他又看了一眼那并排而立的女佣,再次开口:“家里不要留这么多人,还有,平时我们在家的时候,你们不用过来。” “是,”老李恭敬的应道。 然后带着那两个女佣和紧随其后的司机快速的离开了。 时令轩进了门之后,简直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一般,自在的很。 看到那群人离开了房间,他径自走到了沙发前,整个人瘫了进去,然后才朝着陆战宸抗议道:“战宸,怎么这么多年,你的破毛病还没改?家里有点人到底能碍着你什么事啊?你把佣人们都撵走了,这屋子你收拾,饭你做?” 可陆战宸显然根本不吃他那一套,一边拉着梁晓橙继续往前走,一边驳斥道:“我让你来是做少爷的?惯得你毛病!” “你不毛病你做饭!” “轮流!” “我不会做!” “那就饿着!” 梁晓橙从来没有见过陆战宸这样的一面,她也不知道他居然还能够像个小孩子一样,有跟人斗嘴的时候。 这会儿,她也闹不清楚是不是自己敏感,虽然身边这个男人依然一脸扑克牌的表情,可是她就是能够感觉到,他的心情很好。 或许,一个人离开了固定的环境,心绪都会变得开朗起来。 二楼的主卧很大,却并不像想象中的古堡卧室那般的森冷,相反,因为整个房间全部是用实木装修,到处都铺着手工纺织的棉布,上面还有刺绣,看上去色调暖暖的,充满了家的气息。 脱掉了外套,大大的生了一个懒腰,梁晓橙忽然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这个时候她才终于有机会张口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忽然跑来了?还有,为什么带我到这里,我们那个考察团呢?” 听着她一梭子问了这么多问题,陆战宸忍不住笑了笑。他伸手在女人的头顶上揉了揉,这才再次张口:“先洗澡还是先吃饭?我刚才听到你肚子叫了,要不,先下去吃饭?” 听他这么说,梁晓橙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肚子,然后才睁大眼睛瞪着他:“问你话呢,别转移话题!” “好,听老婆话,不转移话题。”陆战宸一脸笑意,语气戏谑,难得的好脾气。 “我和令轩是来参加一个会议的,顺便接你一起逛一逛。别看你在法国待了这么长时间,我估计着你根本没时间到处看看。“ 听他这么说,梁晓橙的眼睛瞬间充满了光彩!她激动的连连点头,眼神里简直带出了感激的神色。 这个人原来也能够这么体贴啊!他说的可不是真的吗,说起来这是她第二次来法国了,可两次下来,梁晓橙觉得自己最熟悉的,除了酒店就是各个工厂和写字楼了啊! 她倾慕已经的巴黎圣母院,塞纳河,甚至埃菲尔铁塔,都没有机会去看一看啊!更不要说,她一直渴望着的,那些充满了人文气息的各大博物馆,教堂了。 看着她那一副完全不掩饰的,欣喜到简直都快要摇尾巴了的样子,陆战宸的脸上也带出了笑意。 他温柔的将女人揽进了怀里,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我欠你一个婚礼,还欠你一个蜜月。婚礼我们回去就补,先提前把蜜月还给你。” “不,你还欠我一套婚纱照!”梁晓橙窝在他的怀里,忽然说道。 婚纱照? 陆战宸眯了眯眼睛,很明显,他压根就没有意识到还有这回事。 听到她这么说,他才忽然想起来,可不是吗,当初两个人结婚的时候,他还在国外出差,根本就没有回去和她一起去照相。就连两个人婚礼上的那张巨型的合影,都是家里找人拿着两个人的单人照片,PS合成出来的…… 想到此,他的心里更是多出了一种说不出的歉意。当初,他究竟将自己的妻子,忽视到了什么地步啊! “对,还有婚纱照,我们回去就照!”他下定了决心,信誓旦旦的说道。 话一出口,陆战宸猛地一愣,然后仿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一把将躲在自己怀里的女人给拉了出来。 他将双手放在梁晓橙的肩上,强迫她与自己四目相对,不给她一点躲避的机会。然后望着她的眼睛,小心翼翼的,一个字一个字轻声问道:“晓橙,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不是说明……你答应和我复婚了?” 那表情,谨慎中充满了希翼,同时又带着说不出的忐忑,双手紧张的用力抓住梁晓橙的肩膀,似乎生怕自己一松手,她就会逃跑一般,抓得她生疼生疼。 “你放开我,好疼!”梁晓橙伸手去拍他的胳膊。 “先回答我!”好看小说"jzwx123"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我说了,没有我的同意,你这辈子都没想离婚。” 陆战宸的语调平静,声音里没有一丝起伏。可是那黝黑的眸子里却写满了痛苦。他深深的望着面前这个冷情的女人,默默的,心已经冰冷到了极点,一个字也不想再多说。 “这个事以后再说,你现在先放开我!”梁晓橙挣扎着站了起来,心情已经烦躁到了极点。 离婚的事儿她自然知道不是立刻就能解决的,也不急于这一时。她现在更担心的是自己的儿子。 这会儿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早已经过了她答应和儿子视频的时间。不知道子傲会不会连觉都不睡,到处找妈妈! “你赶紧放了我,我必须回去……” 梁晓橙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和那个男人好好商量,可是陆战宸手上一个使劲儿,她话都没有说完,就一个趔趄再次跌到了他的身上。 他一把将她抱起:“去睡觉。” “陆战宸你有病啊!”梁晓橙用力挣扎,气得张口就骂。 “梁晓橙,你现在怎么这么多废话?”陆战宸一边说,一把抱着她就往卧室走。 就在这个时候,之前被他扔在了沙发边上的,梁晓橙的手包忽然传来了嗡嗡的声音。 “放我下来!” 梁晓橙的声音尖锐而急躁,以至于即使是在气头上,陆战宸还是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几乎是连滚带爬,她终于将角落里的手包给抓了过来,快速的拿出手机,飞一般的按下了接听键,刚刚发出了一声:喂?”对面就传来了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姨姨,你怎么这么晚还不打电话?子傲一直不睡觉。” 说话的男孩年龄应该不大,似乎正在经历变声期,语音有点暗暗的嘶哑。 “怪我,怪我,祁乐,是我不好,你让弟弟接电话。” 此刻的梁晓橙早已经收起了面对男人时满身的棱角,语气温柔而带出了歉意。 祁乐,听到这个名字,陆战宸下意识的挑了下眉,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孩子应该就是当年找这个女人补课的,祁肃庭的儿子。 弟弟?什么弟弟? 还没有等陆战宸想明白这句话里面的弯弯绕,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顿时让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妈妈,你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家?”电话那边的子傲声音听起来像是哭过,一抽一抽的,听得人心也跟着酸了起来。 “儿子,妈妈今天晚上有事情,你乖,先去和哥哥一起睡觉,妈妈明天就回家了,回去后给你打电话。” 子傲从小就黏她,每天晚上都要和她一起睡。所以自然也跟着梁晓橙一起回国。 回国后他们的第一站其实是在京城,邵家的老宅在那边。这次来宁城是临时决定的,这边的公司甚至生活都还没有安排好,所以梁晓橙只能将子傲留给弟弟照顾,自己先过来。 可家豪自己从小就没人管过,像个野孩子一样,他又哪里会有什么带孩子的经验?幸好祁乐放寒假跑到京城去玩儿,而小子傲又非常喜欢这个哥哥,天天跟着他跑动跑西,也不闹人。所以梁晓橙索性和祁肃庭商量让祁乐也住进了邵家老宅,让俩孩子互相作伴。 弟弟?儿子? 孩子的妈妈…… 陆战宸的眼前再次浮现在酒会现场,这个女人和祁肃庭站在一起时的默契……所以,这些年她一直是和那个人在一起吗?他们,甚至已经有了孩子?! 陆战宸浑身的血液几乎都已经停止了流动,眼前一幕幕的,好像放电影一般浮现出一帧帧的画面,他好像看到了梁晓橙依偎在那个男人怀里时的样子,想到了他们一家四口亲昵和谐的场景。 他的身体止不住的发抖,手指哆嗦的甚至连拳头都握不住,这一刻他有冲出去把那个男人杀了的冲动! 他猛然伸出手,一把抢过梁晓橙手里还没有讲完的电话,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他不能接受,她和别人在一起生活了四年,甚至还有了孩子! 那么他呢?在这个女人的心里,他算什么?她可曾想过,这个世上还有他的存在? “陆战宸,你到底想干什么!” 电话说一半的时候忽然被打断,子傲一定会不愿意,也一定会要再给她打电话。而现在,这个男人把电话给摔了,儿子肯定再也打不进来。 那他一定会哭,会担心,今天晚上不知道还能不能哄好? 一想到这里,梁晓橙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理智全无的伸手在陆战宸身上狠狠的砸着! 陆战宸双手紧紧的握住,拼命的压抑住自己想要把这个女人暴揍一顿的冲动! “梁晓橙,我们还没有离婚,你特么的还是我老婆!你居然去跟别人生孩子!” 陆战宸第一次在她的面前骂人,脸上全是怒极了的煞气,额角的青筋突突的直跳,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猩红猩红的。 他说什么?自己和别人生孩子? 梁晓橙愣了一下,然后瞬间明白…… 所以,他以为子傲是祁肃庭的孩子?! 望着面前男人说起自己儿子时那一脸厌恶到了极点的表情,梁晓橙的眼前又浮现处之前两个人初见面时,他小心翼翼的将那个小女孩抱在怀里时的情景,一股心酸止不住的从心底冒了出来。 他爱的,一直是张雪然,还有他们两个生的女儿吧? ——梁晓橙没有解释,甚至没有再动,就那么愣愣的与面前的男人相对而视。 她不明白,他现在究竟是以什么立场和自己说这些话呢?他凭什么指责自己? 他们即使没有离婚那又怎么样? 没离婚他不是也同样又组织了家庭? 又有了新的妻子,还有了心爱的女儿? 那个女儿叫心宝吧?呵呵,最心爱的宝贝…… 看着女人一动不动,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样子,陆战宸终于再也控制不住了。 “为什么?”他开口问出心中最大的疑惑,声音沙哑至极。 为什么当初要一声不响的离开? 为什么连一个理由都不给他一个?快看"buding7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我说了,没有我的同意,你这辈子都没想离婚。” 陆战宸的语调平静,声音里没有一丝起伏。可是那黝黑的眸子里却写满了痛苦。他深深的望着面前这个冷情的女人,默默的,心已经冰冷到了极点,一个字也不想再多说。 “这个事以后再说,你现在先放开我!”梁晓橙挣扎着站了起来,心情已经烦躁到了极点。 离婚的事儿她自然知道不是立刻就能解决的,也不急于这一时。她现在更担心的是自己的儿子。 这会儿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早已经过了她答应和儿子视频的时间。不知道子傲会不会连觉都不睡,到处找妈妈! “你赶紧放了我,我必须回去……” 梁晓橙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和那个男人好好商量,可是陆战宸手上一个使劲儿,她话都没有说完,就一个趔趄再次跌到了他的身上。 他一把将她抱起:“去睡觉。” “陆战宸你有病啊!”梁晓橙用力挣扎,气得张口就骂。 “梁晓橙,你现在怎么这么多废话?”陆战宸一边说,一把抱着她就往卧室走。 就在这个时候,之前被他扔在了沙发边上的,梁晓橙的手包忽然传来了嗡嗡的声音。 “放我下来!” 梁晓橙的声音尖锐而急躁,以至于即使是在气头上,陆战宸还是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几乎是连滚带爬,她终于将角落里的手包给抓了过来,快速的拿出手机,飞一般的按下了接听键,刚刚发出了一声:喂?”对面就传来了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姨姨,你怎么这么晚还不打电话?子傲一直不睡觉。” 说话的男孩年龄应该不大,似乎正在经历变声期,语音有点暗暗的嘶哑。 “怪我,怪我,祁乐,是我不好,你让弟弟接电话。” 此刻的梁晓橙早已经收起了面对男人时满身的棱角,语气温柔而带出了歉意。 祁乐,听到这个名字,陆战宸下意识的挑了下眉,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孩子应该就是当年找这个女人补课的,祁肃庭的儿子。 弟弟?什么弟弟? 还没有等陆战宸想明白这句话里面的弯弯绕,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顿时让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妈妈,你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家?”电话那边的子傲声音听起来像是哭过,一抽一抽的,听得人心也跟着酸了起来。 “儿子,妈妈今天晚上有事情,你乖,先去和哥哥一起睡觉,妈妈明天就回家了,回去后给你打电话。” 子傲从小就黏她,每天晚上都要和她一起睡。所以自然也跟着梁晓橙一起回国。 回国后他们的第一站其实是在京城,邵家的老宅在那边。这次来宁城是临时决定的,这边的公司甚至生活都还没有安排好,所以梁晓橙只能将子傲留给弟弟照顾,自己先过来。 可家豪自己从小就没人管过,像个野孩子一样,他又哪里会有什么带孩子的经验?幸好祁乐放寒假跑到京城去玩儿,而小子傲又非常喜欢这个哥哥,天天跟着他跑动跑西,也不闹人。所以梁晓橙索性和祁肃庭商量让祁乐也住进了邵家老宅,让俩孩子互相作伴。 弟弟?儿子? 孩子的妈妈…… 陆战宸的眼前再次浮现在酒会现场,这个女人和祁肃庭站在一起时的默契……所以,这些年她一直是和那个人在一起吗?他们,甚至已经有了孩子?! 陆战宸浑身的血液几乎都已经停止了流动,眼前一幕幕的,好像放电影一般浮现出一帧帧的画面,他好像看到了梁晓橙依偎在那个男人怀里时的样子,想到了他们一家四口亲昵和谐的场景。 他的身体止不住的发抖,手指哆嗦的甚至连拳头都握不住,这一刻他有冲出去把那个男人杀了的冲动! 他猛然伸出手,一把抢过梁晓橙手里还没有讲完的电话,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他不能接受,她和别人在一起生活了四年,甚至还有了孩子! 那么他呢?在这个女人的心里,他算什么?她可曾想过,这个世上还有他的存在? “陆战宸,你到底想干什么!” 电话说一半的时候忽然被打断,子傲一定会不愿意,也一定会要再给她打电话。而现在,这个男人把电话给摔了,儿子肯定再也打不进来。 那他一定会哭,会担心,今天晚上不知道还能不能哄好? 一想到这里,梁晓橙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理智全无的伸手在陆战宸身上狠狠的砸着! 陆战宸双手紧紧的握住,拼命的压抑住自己想要把这个女人暴揍一顿的冲动! “梁晓橙,我们还没有离婚,你特么的还是我老婆!你居然去跟别人生孩子!” 陆战宸第一次在她的面前骂人,脸上全是怒极了的煞气,额角的青筋突突的直跳,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猩红猩红的。 他说什么?自己和别人生孩子? 梁晓橙愣了一下,然后瞬间明白…… 所以,他以为子傲是祁肃庭的孩子?! 望着面前男人说起自己儿子时那一脸厌恶到了极点的表情,梁晓橙的眼前又浮现处之前两个人初见面时,他小心翼翼的将那个小女孩抱在怀里时的情景,一股心酸止不住的从心底冒了出来。 他爱的,一直是张雪然,还有他们两个生的女儿吧? ——梁晓橙没有解释,甚至没有再动,就那么愣愣的与面前的男人相对而视。 她不明白,他现在究竟是以什么立场和自己说这些话呢?他凭什么指责自己? 他们即使没有离婚那又怎么样? 没离婚他不是也同样又组织了家庭? 又有了新的妻子,还有了心爱的女儿? 那个女儿叫心宝吧?呵呵,最心爱的宝贝…… 看着女人一动不动,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样子,陆战宸终于再也控制不住了。 “为什么?”他开口问出心中最大的疑惑,声音沙哑至极。 为什么当初要一声不响的离开? 为什么连一个理由都不给他一个?快看"buding7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脱衣舞娘

第一百六十八章 居然动用了这样的关系!

梁晓橙眼中原本的那点歉意顿时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厌恶。几乎没用反应—— 啪!啪! 两个极为用力的巴掌朝着张雪然的脸上就扇了过去!她苍白的脸上顿时变多了两分血色。 张雪然怎么也没有想到梁晓橙会还手!这些年有陆战宸护着,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对她高看两眼,她可以扮柔弱,但是可没有人敢欺负她! 张雪然这个原本就是贫民区街痞子女儿的本性终于暴露了出来,她的面孔瞬间扭曲,尖叫一声就要用尖锐的指甲去抓梁晓橙。 可是根本就没等她得逞,她的长发却被人从后面一把抓住—— 啪!啪! 又是两巴掌! 这两巴掌的力度也不弱,张雪然的脸顿时肿胀起来,面色也变成了紫红。 “我不欺负人,可并不代表我会任人欺负。”梁晓橙平静的开了口。 这个女人果然蹬鼻子上脸,自己不要脸,还当全天下的人都跟她一样心里脏! 她做的那些事儿真的以为天衣无缝?自己答应了那男人不跟她计较,她却上赶着来找不自在。 啪!啪! “这两巴掌是为了那天你故意往我脚上摔水杯。” 梁晓橙从来都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人。这么多年被父亲赶出去,和妈妈相依为命的生活,早就已经将她锻炼的学会了保护自己。 她的宗旨一向是——不惹事,不怕事,人若犯我,百倍还之! “还有两巴掌我给你记着,再招惹我,十倍还给你!” 如果不是看着张雪然一副病怏怏,随时会没气的样子,梁晓橙绝对不会就这么六巴掌结束战斗。她要给这个女人的,一定会是一个让她永远难忘的教训。 噗通一声,随着她一松手,连挨了几巴掌的女人顿时瘫坐在了地上。 此刻的张雪然,目露惊恐,很显然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柔弱好捏的女孩子居然是一个这么厉害的角色。 看着刚才还嚣张跋扈,此刻却如同一滩烂泥一样的女人,梁晓橙实在懒得和她再费什么口舌。可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要把自己的想法和她说清楚。 她居高临下的望着那地上一脸惊惶的张雪然,冷淡而平静的对她说:“自己的男人看看好,我从来就没有兴趣和你争。” 抬起头,正准备离开,目光却忽然与不远处那个面色铁青的男人碰了个正着,也不知道他到底来了多久。 陆战宸的目光里充满了山雨欲来之前萧杀的怒气,他大踏步的走到了她们跟前,紧紧的盯着梁晓橙,看了很久很久。 眼看着这个女人的眼里,升起了越来越多的提防,陆战宸只觉得心里的火眼看就要压抑不住了。他越过她,走到了张雪然的面前。 看到他,地上的女人立刻恢复了一贯的温柔和乖巧,即使眼睛里浸满了泪水,委屈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可还是要做出一副隐忍,大度的表情:“战宸,我没事,你,你别怪梁小姐……” 她以为陆战宸一定会为她出气,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他只是招手叫来了从旁边经过的护士,让人把她送到心脏内科,就再也没有看她一眼。 张雪然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后还有未干的湿痕,身上还有幽幽的烫伤药膏的气味,心里几乎快要因为愤恨而炸裂! 他之所以受伤,明明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原因,可他一点没有生气。而自己替他出头,却偏偏被他如此对待。 他刚才一定看到了发生的一切,此刻却一个字都没有提,更别说替自己报仇。这样做,他是在袒护那个女人,更是用沉默在向自己说明——她的做法让他很不高兴。 张雪然和陆战宸接触的时间太长了,对于他的一举一动都恨不得比对自己的都了解。更何况她最明白如何在能够在他的面前讨巧,此刻的她,更加不会自毁招牌。 她做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想再次引出陆战宸的自责,可是这一次她却失算了。那个男人只是同护士交待了几句,就大踏步的上前,一把抓住梁晓橙的手,快步朝电梯走去。 …… “要报复吗?如果是作为今天你帮我的报酬,我让你打。” 电梯里,梁晓橙抬起那张红肿不堪的脸,望着面前的男人,平静的问道。 她知道这个人看到了当时的整个过程,并且此刻他的愤怒快要把电梯给撑炸了。不用说她也明白,这是因为自己伤了他的心上人而不快。 梁晓橙的皮肤很白,很细,也正是因为此,那两巴掌打破了她皮下毛细血管,这会儿看上去甚至比刚才更严重了。 望着肿胀成这样的小脸,陆战宸原本是有几分心疼的,他正想问问她到底有没有事,可因为这一句话而闭了嘴。 在她的心里,自己就这么是非不分吗? “自己的男人看看好,我从来就没有兴趣和你争。” 刚才她说的这句话又一次的在陆战宸的耳边响起,越想越觉得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电梯终于降到了一楼,他一言不发的黑着脸,拉着梁晓橙出了电梯。 原本想就此告别,可那人的手却始终不放,被逼无奈,她只能跟着他去了外科门诊。 清凉的膏药敷了一脸,医生还不肯放她走,碎碎念的在陆战宸的面前说了一堆,一直念叨着说她的面体质一看就是贫血,营养不良,非要立刻给她安排体检。 梁晓橙简直郁闷到了极点,她就不明白了,一个外科医生为什么干起了内科的活儿,还是他有透视功能? 她是贫血,还有一点点营养不良。可是现在她哪儿有那个美国时间在这儿耗啊? 今天的午宴闹成那个样子,还不知道逸阳的人会怎么给翻译公司反馈?那可是她最后一个饭碗了。 想到这里,她更加的着急了,一把拖着还在听医生唠叨的陆战宸从门诊退了出来。 “不好意思,陆先生,我还有点急事,如果你身体没有什么大碍的话,我能不能先走一步?” 可就在陆战宸还未来及回话的时候,祁肃庭从外面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大老远的就冲着他们喊道:“晓橙,听说你受伤了,严不严重?”加我"buding7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虽然都知道梁晓橙是本地人,在宁城有家,可是在她申请学校宿舍的时候,领导们还是没有拒绝。 毕竟,她目前还挂着陆太太的标签,即使表面上,所有人都会说一视同仁,可是偶尔的徇私,也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 所以,仅仅只用了两天,梁晓橙就拿到了学校的宿舍钥匙。 “哇,橙子,这宿舍真不错呢!比我现在租的那个四百块钱一个月的小房间好多了!呜……羡慕死了,我要是也能申请宿舍该多好!” 周末的时候,乔俏和梁晓橙一起搬家,一打开宿舍门,她就激动的哇哇乱叫。 看了一眼这不足十个平方,没厨房没厕所,只有一个小窗户的单间,梁晓橙无语极了。 “乔俏,我说句话你别不爱听,对自己别太刻薄啊!你现在白天在学校打工,晚上翻译,还在酒吧兼着职……我随便给你算一下,一个月的薪水怎么也得两万以上了吧?” “你能不能别对自己太狠了。那四百块钱到处漏风的小阁楼,你都不怕冻死吗?!”看看你的手,这年头的女孩子哪儿有你这样的!” 说着,梁晓橙一把抓过好友的手,摸着她因为冻疮而都有点变形的手指,又气又痛,神色看上去简直想要把她爆打一顿一般! 乔俏快速的将自己的手抽回,习惯性的背到了身后,半天才自嘲的笑了一下:“我不是要还债嘛。” “你那债一辈子还不完,你就准备这么过一辈子?!” 乔俏的眼神有点恍惚,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堪的往事。半天,她猛然的甩了甩头,冲着梁晓橙瞪了一眼:“你个乌鸦嘴!谁说我一辈子还不完?有这么咒人的吗?呸呸呸!还让不让我帮你干活了!” 梁晓橙叹了口气,从打包的行李里翻出了一双橡胶手套甩了过去:“带上,手别沾水!待会儿咱们去吃你最爱吃的牛肉面。” —— 自从上次家宴,梁老爷子在亲眼见证了他们夫妻俩“相亲相爱”的情景之后,就将之前派出来监视梁晓橙的保镖们都撤了。 而梁父,从医院见面之后,不知道是不是不想交医药费的缘故,更是连人影也见不着了。 所以,现在的梁晓橙基本上可以称之为:为所欲为,肆无忌惮。 想到这里,坐在客厅里的陆战宸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他忽然有了一种感觉,之前他帮那女人做的事情,简直就是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个女人,他的老婆,已经一个月没有回过家了! 说起来,之前的他也经常几个月不登家门一步,陆战宸从来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可是现在,他反倒习惯每天回家了。只是面对着一屋子的空寂,总忍不住的想发火。 将手里的烟头狠狠的按进烟灰缸里,陆战宸走进了卧室。只有他一个人的家里不仅冷清,到处还黑洞洞的。 他记得之前每次回来,不管多晚,家里总是会亮着一盏灯。不知道是她特意留给自己的,还是因为她也忍受不了这份孤清。 打开卧室的灯,陆战宸脱了衣服去洗澡。脚下踩着之前他特意找人换上的,脚感粗糙的防滑垫,那天晚上浴室里血淋淋的场景不由得又浮现在了眼前。 他的心里一阵阵的抽痛。 活了这么大,陆战宸从来不知道后悔是什么滋味,可是这一刻,他真的后悔了。 如果那天晚上他没有酒后失态把那个女人给吓着,是不是现在的她已经在家里备孕了? 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很快就可以做爸爸了? 做爸爸……当这几个字出现在陆战宸的脑海里的那一刻,他的心一阵酸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甜滋滋的感觉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涌现了出来。 只是,他立刻又意识到,这一切,都无法实现了。 陆战宸狠狠的一脚将防滑垫踢到了一边,自暴自弃的打开花洒,冰冷的水迎头浇下。 胡乱的洗了一个凉水澡,刚刚裹上一条浴巾,外面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走过去看了一眼,是张雪然。 站在床边,看着被扔在床上的手机响个不停,陆战宸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接。忽然间,他对这种纠葛不清的关系感到了深深的腻味。 铃声锲而不舍的响了很久,终于停止了。陆战宸松了口气,转身打开衣橱去拿睡衣。 家里的衣橱是整面墙的,梁晓橙将它分得壁垒分明。 大部分放置的都是他的衣服,而她的,仅仅占了角落里很小的一扇门。 而此刻,即使没有打开,他也知道,那里已经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了。 说不上是什么心理,陆战宸还是拉开了那一格的柜门,顿时一股说不出的香味儿迎面扑来。 他下意识的深深吸了一口气,这种暖暖的,略带了一丝甜的味道,和那个女人的感觉还真是很像……这一刻,他忽然发现,自己有点想她了。 陆战宸在衣柜前呆站了很久,终于默默的关上了柜门。可就在柜门即将关闭的那一刻,他的眸光忽然发现在柜子最里面的角落里,有一个小小的袋子。看样子应该是她当时收拾东西的时候太慌张,给遗忘了。 他伸手拿了出来,发现袋子上的名字是一个很贵的奢侈品的牌子。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在陆战宸的印象里,那个女人平时挺简朴的,除了明显看得出是为了结婚添置的那几件衣服以外,其他的都是半新不旧的,也没有什么牌子货。 她买了什么? 他好奇的打开包装,一条还带着标签的玫红色镂空吊带睡衣滑落了出来。 这是当初她买回来,准备穿给自己看的吗? 陆战宸用两根手指捏起睡衣,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女人穿上这件睡衣后,会是什么样子。 她的皮肤那么白,腰那么细……陆战宸的喉头顿时有些干涩,身体开始紧绷。 他暴躁的将手里那东西胡乱的揉吧成小小的一团用力的朝着门外扔了出去!可是,那轻薄的睡衣飞出去还没沾到地,就又被他快走了几步,一把接住拿了回来。加我"HHXS6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