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小提琴的秘密,小提琴好学吗,小提琴协奏曲,小提琴持弓的正确姿势

发布时间:2019-11-08 13:59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我的宝贝,我怎么可能没有想过名字?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我的表情也跟着柔和了不少:“想过,不管是男孩儿女孩儿,我都取小名叫曦曦,因为他是投射进我生命的那束阳光。”

我的宝贝,我怎么可能没有想过名字?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我的表情也跟着柔和了不少:“想过,不管是男孩儿女孩儿,我都取小名叫曦曦,因为他是投射进我生命的那束阳光。”

我擦了一下眼泪,过去开门,发现站在门口的人竟然是江一辰,他手里捏着电话,一脸着急。 我完全没想到江一辰会出现在我家门口,有些傻眼,愣愣地问:“江总,你怎么会来了?” 江一辰劈头盖脸冲我吼:“你手机怎么不接电话?而且还跟我玩关机!我还以为你做什么傻事呢!” 来自于一个陌生人的关心,让我心底有些暖意,我苦笑着说:“江总,我没备注你的电话,所以没接陌生号码……另外你放心,我不会为了姜岩那种人去死的,不值得。” “不寻死就对了,那种垃圾不配。”江一辰皱着眉,从怀里摸出一张干净的手帕递给我,“擦擦脸,你现在看起来真狼狈。” “谢谢……” 我接过手帕,一边擦脸上的眼泪,一边把江一辰让进了屋里,然后去厨房给他倒了一杯水。 江一辰来的风风火火,额头上渗出了薄汗,他一口喝干了水,放下杯子拿起一旁的手机给我。 “开机,把我的电话存起来,下次你要再不接我的电话试试看。” 我打开手机正准备存江一辰的电话号码,却看到屏幕上闪烁着一条未读短信,是那个人几分钟前发过来的。 “晚上7点,天悦1908。” 看着短信,我愣了一下,一旁的江一辰站了起来,凑过来看我手机。 “怎么了?有什么麻烦吗?” 我怕被江一辰看到短信,立刻把手机锁屏了,摇头说:“没什么,就是一个广告短信。” “尹月。” 江一辰忽然叫了我名字,我抬起头看他,他很认真地说:“不管你遇到了什么麻烦,只要你说,我都会帮你。” 他说话的时候,双眼没有闪烁,反而很坚定地看着我,我知道他是说认真的。 可是我也有我的疑惑。 “江总……”我想了想,把心底的疑惑说了出来,“不论是之前的工程,还是刚才在公司门口你帮我,我都很感激。但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要对我好,要帮我。” 虽然我是温室里长大的花朵,可我也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 就像姜岩,我以为是上天赐给了我的爱情和婚姻,现在为此付出的代价让我痛不欲生。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江一辰瞥了我一眼,挑眉道,“我本来是看姜岩那种吃软饭还欺负人的小白脸不顺眼,不过现在……” 江一辰忽然凑了过来,凝视着我的双眼说:“现在我倒是对你很有好感了,要不然你跟了我也不错,以我的能力,保证可以把这些麻烦都给你解决干净。” 他眼里的认真让我的呼吸漏了一拍,脸颊也跟着发烫,我向后退了一步,用开玩笑的口吻说:“算了,江总这样魅力无边的男人,我可消受不起。” 江一辰陪我聊了会儿天,我担心时间拖下去他闹着要一起吃晚饭,耽搁了那边的约定,找借口想休息送了他。 然而就在江一辰刚出门没几分钟,姜岩的电话打了过来。 之前跟姜岩在公司门口吵了起来,我和他算是撕破脸了,接了电话,我口气也不好。 “有事?” “尹月,你可真有本事,给我戴绿帽子都戴到公司来了,现在装什么没事人?!” 姜岩说话难听,我心里压下去的情绪蹭地就窜了起来:“姜岩,你有事就说,有屁就放,我没空跟你闲聊!” “你要进公司做事,这我不管你,但是尹月,要是你心里面还有谢守江这个老东西,最好跟我把婚痛快离了。” 听到姜岩提到姑父,我紧张地追问:“你什么意思?” “分公司有两个项目的账面亏空了几百万,负责人是谢守江。你要是不肯离婚,那我也只好大义灭亲把证据交给上面。” 我一听就懵了。 姑父在总公司的时候,手上过的资金上十亿都没动过一分一毫,怎么可能去分公司就出问题? 恐怕是姜岩为了要逼我离婚,早就把方方面面都考虑透了,只要他捏住姑父这个把柄,我就只能任他揉捏! 我不只是气愤,而且心寒,我忍不住问:“姜岩,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 “尹月,我跟你保证,只要签字,我绝对不会为难你和谢守江。” “好,明天上午我们就去离婚,一手签字一手给证据。”我擦干了眼泪,狠狠地说,“如果你玩花样,我就是死也会拖着你!”快看"HHXS6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一吻过后,江一辰开车奔向了乔娜跟我们约定的地方——郊区的小象山旅游景区。 接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乔娜已经等在了那里。 “你们两个来了。” 乔娜今天穿着一件长及脚踝的红色羽绒服,看起来就跟一只大红蜡烛似得喜庆无比。 大概因为就我们三个人度过周末,她没怎么打扮,浑身的犀利和尖刺少了许多,看起来就是一个漂亮可爱的大妞。 “娜娜!” 我冲上去跟乔娜一个大大的拥抱,心里面高兴得很,这几天她手上工作特别多,我们两个人私下也没什么联系。 看着乔娜淡妆都盖不住的黑眼圈,我心疼的要死:“你不是才熬夜工作吗?既然累,你周末该在家里好好休息的,干嘛非要出来受累?” 想了一下乔娜的厉害,我忍不住小声说:“对了……你要是有话要跟江一辰说的话,可别太厉害了……” 江一辰这人我算是摸透了,在外面他非常擅长扮演花花公子江一辰浪子回头这个剧本角色,什么都能忍下来。 但是等到我们独自相处的时候,那可就不一样了,乔娜跟他聊的一些事情说不定会成为他收拾我的借口,我得提前给乔娜打预防针,她可不能把我给坑进去了。 “得了,你这个小笨蛋,要是不能确定你和江一辰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睡得着觉?”乔娜一脸恨铁不成钢看着我,撇了下嘴角,“你们两个人才刚确定关系,你这就护着自己男人了?啧啧,都说女大不中留,胳膊肘向外拐,老祖宗的名言可都是生活的提炼啊。” 别看乔娜在别人面前都是一脸高冷的女王造型,我可知道她那唠叨的功力极其可怕,立刻喊卡:“行行行,你爱怎么问就怎么问,咱们先去你订的地方吧。” 乔娜没为难我,冲江一辰点头打了个招呼:“我订的那个休闲山庄在半山腰,车开不上去,就停下面吧。” 江一辰点点头,去停好车走了过来,跟着我和乔娜后面爬山了。 因为乔娜说了这边的项目都挺好玩的,我们这次玩是从上午玩到晚上,在休闲山庄住一宿明天再回城里,所以时间很充裕,我们也不赶时间什么的。 乔娜体力不错,平时候本来就喜欢锻炼,而且因为有时候工作需要跟着走,所以对于这方面比我强。 她一边走一边聊不累,我走几步就累得有些小喘气了。 我正想叫乔娜停下来休息会儿,江一辰忽然握住了我的手,往上面走了一个台阶,拖着我走路。 他的动作很突然,吓了我一跳,但乔娜的眼神一直在我们两个人握着的那只手上盘旋,脸上也露出了一抹老母亲的微笑,很明显满意江一辰对我的温柔和体贴。 我忍不住看了江一辰一眼,他仿佛没有感觉到任何乔娜打量的视线,做的事情是再自然不过的情侣互动,理直气壮拖着我走。 能省力我也不推辞,步伐轻快了一些,只是因为这一口狗粮塞得实在是有些噎人,乔娜没跟我继续聊天,一路上都迷之关注我和江一辰的互动,搞得我压力山大。 还好她订的这家休闲山庄的位置不算高,我们没走多会儿就到了。 山庄负责人看到我们马上就上来寒暄,这个负责人姓许,单名一个礼字,三十多岁。 乔娜跟他确认了信息以后,许礼带着我们先到订好的房间休息。 乔娜订的房间是两间,她拉着我睡双人间,江一辰被赶到了单间里面去。 江一辰没反对乔娜的安排,让我们两个人好好休息,拿着他自己的小件行李去了单间。 我累得不行,直接在床上躺成了一个大字,太久没这么运动了,我感觉自己双腿肌肉有点发酸。 我问乔娜:“娜娜,你要不也躺着休息会儿?” “休息什么?”乔娜没好气白了我一眼,“我现在得找他谈话去。要是他表现跟上山的时候一样好,今天这就是你们甜蜜周末的开始,要是回答的不行……” 乔娜伸出大拇指在自己漂亮纤长的脖子上划了一道,跟我笑着耍狠:“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我哭笑不得看着乔娜:“……翻脸不认人是要怎么滴?立马棒打鸳鸯还是三娘教子?” “哼,反正就是不让他好过!”乔娜瞪了我一眼说,“你在这里休息等着,我去一会儿就回来。” 乔娜把门一甩就走了,我拿起手机本来想给江一辰说两句,但看着他的头像,我又默默地放下了手机。 因为我发现我竟然对他没什么话好说。 早上出来他为了演戏给可能存在的偷拍者看,含情脉脉的眼神现在还在我脑海里萦绕不去。 我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仿佛还能闻到他身上传来的灼热气息和熟悉的香水味道,我忍不住想,他的演技可真好,那一秒给我带来心动现在都无法忘掉。 要不是他出身大家族,恐怕去演艺圈早就红了。 脑海里的胡思乱想让我有些疲惫,我干脆把和江一辰相关的想法念头都赶出了脑海,安安心心地小憩。 倦意让我陷入了昏昏沉沉中,过了许久,我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张开眼睛看过去,乔娜一脸复杂情绪地走了进来。 我看着她问了一句:“谈得怎么样?女王陛下还满意听到的吗?” 乔娜叹了口气,点点头说:“都说一个人倒霉透顶的时候会否极泰来,看来是真的。姜岩要是你的灾难,恐怕就是为了让你遇到江一辰了……” 江一辰到底跟乔娜谈了什么,她态度竟然会转变的这么快? 我有些好奇,但也不想跟乔娜多谈江一辰的时候,怕被她看出来破绽。 让我意外的是,乔娜看了我一眼后拎着行李箱转身就走,动作快得就像是龙卷风! 她不是要跟我一起住吗?现在她拖着行李箱出去是要闹哪样??? 过了几分钟,房门再次被推开,进来人则是拿着小包的江一辰。添加"buding7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他突然开口,我一下愣住了,我没有想过江一辰会问我这个问题。

我急得不行,抓住小护士的手连声问:“我要找的人不是他!你是不是弄错人了?” “没弄错啊,他和你是一起被送过来的。” “不对……一定有什么事情弄错了,你们再想想,除开我们两个人,肯定还有人是一起被送过来的!” “真的没其他人了,小姐你冷静一点!”小护士拉着我的手,把我往外面带,“情绪不要这么激动,你的情况也不是很好……” 我看着小护士担心恳求的眼神,没有继续吵闹,任由她把我拉出了急救病房,眼泪唰啦啦往下掉。 他不在,他明明流了那么多的血,如果不在医院被救助,他又在什么地方? 我找了好几个地方,直到小护士叫了人过来,才把我强制送回了病房。 刚走到病房门口,我看到一个警察正和满脸焦急的姑父说话。 “姑父?你怎么来了?” 姑父听到我的声音,马上回头看我,冲上来吼我:“小月你不在病房休息跑哪儿去了?你是想再被绑架一次急死我吗?!” 一向注意外表的姑父连胡子都没刮,黑眼圈配上通红的双眼,脸上满是担心和焦虑。 “我……” 姑父完全没有听我说话的打算,直接扶着我的输液架子,把我往病房里面带。 “你现在先进去休息,有什么话等你输完液再说!” “姑父!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 小护士在旁边忍不住说:“先生,这位小姐在找人,可是她又说那个人不是和她一起被送到医院来的男士,我想会不会是脑震荡带来影响……” 被人否定那个男人的存在,我大喊起来:“我不是因为撞伤脑袋,记忆出了问题,我说的是真话!” 一想到那个人生死不知,我忍不住潸然泪下,情绪也无法控制住,无助地拉着姑父的手不松开。 姑父被我的眼泪吓到,把我扶着坐到病床上,终于松了口:“别哭别哭,姑父相信你啊……你等姑父把警察那边的事情应付一下,马上回来。” 听到姑父愿意听我说话,我情绪稳定了一点,让不相信我的小护士先离开,我眼巴巴地等着姑父回来。 过了约莫五六分钟,姑父回来了。 “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擦着眼泪,把我从被绑架开始说起,一直到在船舱里面和江一辰被人救的事情通通都说了出来,姑父的神色也随即变得凝重了。 我抬头看着姑父,发现姑父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我立刻问姑父:“姑父,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姑父定定地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小月,你和江一辰是被人送到医院门口的……当时被放到医院门口的人只有你们两个,没有你说的那个人。你真的没有记错?” 明明就是在我生命中留下了这么多痕迹的人,怎么可能是我记错了?! 我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对姑父说:“姑父,你还记得之前我用来购买姜岩抛售股份的钱吗?那些钱就是那个人借给我的!那么多钱也是我幻想出来的吗?” 姑父没料到那笔钱的来历居然和他有关,愣住了。 “如果是你说的这样,那么这个人的能耐比我们想的更大。所以,他之所以没有和你们一起被送到医院来,或者是因为他的伤势不如你们两个人严重,又或者他还有更好的医疗团队可以处理他的伤口。” 我在情急之下确实也忘记了姑父说的这一点。 那个男人所掌握的一切,所展现出来的能力远超过我的想象,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他从来都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如果是这样,他又怎么会冒着身份曝光的危险出现在医院呢? “小月啊……你这个朋友神通广大,你不妨先好好养病,把绑架案的事情处理一下,等着他没事了以后跟你联系。” 姑父的规劝把我从悲伤中拉扯出来,我所有的理智也跟着回笼了。 比起在这里因为愤怒失去控制,找到那个罪魁祸首报复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一想到姜岩掐着我脖子时的冷酷无情,我恨得牙痒痒:“没错,姜岩找人把我绑架了出去,这个仇我一定要向他报!” “你和江一辰被人送到的时候,已经有人用电话匿名报警说了你们被绑架后藏匿的船只所在位置,警方赶到那边的时候,除开还没干的血迹,什么都没找到。” 什么都没找到? 我看着姑父,轻声地问:“不管是姜岩还是其他人的尸体?” 我不可能记错那个黑衣女人来救我的时候,是如何把那个要杀我的男人给解决掉的。那个人肚子上挨了那一刀后流了很多血,最开始还能听到点声响,后来变得悄无声息,他不可能还活着。 姑父摇摇头:“没有,不过根据警方的调查,现场唯一的血迹是你额头上撞伤留下的。” 我听到姑父这么说,眼睛一下就亮了。 处理死掉的人,再加上把其他人的血迹都处理干净,这手法极有可能是那个男人做的,我相信他这么做的原因不过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想到这里,我心里压着的那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在姑父之后,乔娜也赶到了医院,和她一起来的人还有关山。 乔娜看起来状态也很糟糕,两个眼睛肿得像灯泡一样,想来是因为我又让她担心了。 乔娜先是鞭炮脾气把我训了一顿,消气以后才跟我说了她这两天的经历。 原来那天乔娜带着关山和罗玲去好好玩了以后,给我带了一份好吃的送到我家,结果发现我家里压根就没人。 一开始她还没当回事,直到她用手机联系我,发现我的手机从没人接变成了关机,这才意识到恐怕是出了什么事情,立刻去报警了。 然而报警没有什么用,我是个成年人,如果没有48小时是无法立案的,所以关山直接告诉了江一辰这个事情,江一辰从外地赶了回来,利用他的关系建立了我从家离开到消失的线索链。 绑架我的人身份没有查到,即便是江一辰和关山也需要时间来处理,结果还没等他们查到人,姜岩就用我的电话联系了江一辰。 为了我的安全,江一辰被姜岩威胁只能避开关山和乔娜,单身匹马来救我,乔娜在发现他不见了以后差点疯了。 乔娜说到找不到我的时候,性格一向很强悍的她在我面前流泪了,因为那时候她真的害怕江一辰把我救不回来。 就在我和乔娜交谈的时候,罗玲来了病房。 除开对我病情的关心和问候,她带来了一个消息。 “尹小姐,江总醒了,他想见你。” 一想到江一辰因为我进了姜岩设下的陷阱,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竟然之前只顾着找那个男人,没多过问他一句。 我连忙对罗玲说:“好的,我马上去见他!” 去江一辰病房的路上,我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才能感谢他过来救我这件事情。 推开VIP病房的大门,我一眼就看到半依靠在病床上的江一辰,他冲我笑了笑,说出了一句我完全没想到的话。加我"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我问江一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江一辰很坦然地告诉我,江家已经把他手上的权利架空了,而江一帆和他父亲将会入主顺城的JK公司,接手他现在手上一切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