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麦克斯韦方程直观,线性回归方程公式,方程的意义说课稿,拉格朗日方程

发布时间:2019-11-06 18:38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陆柏庭看着挂掉的电话,无奈的摇了摇头。 但心口,却忽然被叶栗的话彻底的撩拨了起来,他变得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很快,陆柏庭换了衣服,走出休息室,徐铭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陆柏庭,他手里的文件厚厚的一叠,就这么放在陆柏庭的桌面上。 陆柏庭沉了沉:“把最重要的找出来,其余的找副总批示。推不掉的,等我明天来公司再来处理。” 徐铭楞了下:“……” 这段时间,他家陆总好像对办公这件事情越来越不上心了,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给你十分钟。”陆柏庭看了一眼时间,快速的说着。 他算过,这个时间,从公司开车回到别墅,起码需要三十分钟的时间。而他答应叶栗,40分钟就回到家。 所以,给徐铭的就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徐铭回过神,不敢怠慢,立刻把最重要的文件找了出来。 10分钟后—— 陆柏庭已经离开办公室,驱车回了别墅。 在和叶栗约定的40分钟里,他准时的出现在叶栗的面前。 …… —— 别墅。 叶栗苦大仇深的看着厨房里的一片狼藉,整张脸都快皱了起来。 在这之前,她和管家细心讨教过要怎么处理这些食材,在管家在场的时候,叶栗都弄的好好的,所以她信心满满的让管家先行离开,直接放了所有佣人的假。 结果—— 管家走了以后,厨房就彻底的变成了战场。 原本得心应手的事情瞬间都变得蛋碎了起来,偏偏叶栗还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现在,离陆柏庭回来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她别说一盘菜,就算是一碗粥,恐怕叶栗都拿不出来。 这下,叶栗是真的欲哭无泪了。 在叶栗想着毁尸灭迹的时候,别墅外已经传来了陆柏庭车子的引擎声,叶栗的情绪越发的紧张了起来。 下意识的,她胡乱擦了擦手,就走了出去,想把陆柏庭堵在外面。 …… “怎么出来了?”陆柏庭看见叶栗小跑出来,,眉头就皱了起来,“你不知道你现在大肚子,走路还用跑的?那些佣人到底在做什么?” 一边说,陆柏庭就一遍朝着别墅内走去,顺带牵起了叶栗的手。 平日温顺的叶栗,却忽然变得不讲理起来:“陆柏庭,我们不在家里吃饭,我们出去吃饭好不好,我今天忽然很想吃牛排。” 她胡乱说和,牵着陆柏庭的手就要朝着外面走去。 甚至,叶栗的心跳很快,砰砰砰的—— 要知道,在以前,叶栗在陆柏庭的面前是真的装过贤妻良母,给陆柏庭送过便当什么的,但是那些便当都是她专门找的人回来做的。 避免陆柏庭吃出异常。 显然,陆柏庭也很合作。 这么多年,以至于叶栗的谎言都没被拆穿过。 这样的狼狈画面要让陆柏庭看见了,叶栗真不知道,怎么和陆柏庭解释。 自然,所有的行为都变得急急忙忙起来了。 结果,陆柏庭却很淡定的把叶栗拉到了自己的面前:“你确定你要这样出去吃饭?有人穿着睡衣去吃饭的?” 叶栗瞬间大囧:“……”

叶栗看向了傅甄。 傅甄立刻说着:“也不是非要米家的专利,我们可以退而求其次,我们的科研组也可以在两年内处理好这件事,这两年,我们也有替代品,只是代价会高一点,但这样的代价和林骁提出的要求比起来,就小巫见大巫了。” 傅甄在想着解决的办法。 只是任何一个办法,在现在这样的情况面前,都显得局促了起来。 毕竟陆柏庭来丰城,他们都认为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结果却忽然出现了这样的意外。 这样的意外,他们的备选方案并不是很合理。 最终,傅甄变得也有些狂躁了起来。 叶栗倒是显得安静:“我去找他。” 傅甄楞了下:“栗栗——” 陆柏庭给傅甄的感觉,怎么都说不上来,除去这人带给别人的威严感,那是一种上位者才有的严厉。 更多的是一种危机感。 对叶栗的危机感。 傅甄也是男人,陆柏庭看着叶栗的眼神,傅甄也看的清清楚楚的。 那是男人对女人的占有欲。 或许陆柏庭隐藏的很好,但是傅甄喜欢叶栗,所以自然不可能逃得过傅甄的眼神,而在陆柏庭面前,傅甄第一次没了把握。 他在叶栗身边呆了三年。 他以为自己对叶栗已经是极为重要的人了,不可缺少。 而他和叶栗之间的默契,也是在这三年里日积月累的,绝对不是外人可以破坏的。 但如今,傅甄却觉得威胁。 那是男人的直觉,陆柏庭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威胁。 所以在听见叶栗说,她要去找陆柏庭,傅甄怎么都不愿意,仿佛叶栗这么去了,就真的从自己的身边消失了。 “你不能去。”想也不想的,傅甄说着,“真的要去谈的话,我去。你一个女人,单独去找林骁算什么,指不定传出去,什么话都跟着来了,毕竟,人言可畏。” 这也是实话。 叶栗当年力排众议,一个人扛下了陆氏集团,就已经惹了不少的闲言碎语。 这些年,傅甄在叶栗的边上,两人的关系暧昧传闻在丰城也不是第一次了。 只是,叶栗不在意,傅甄也在意。 因为这个男主角是自己。 但如今—— “傅甄。”叶栗很淡的笑了笑,“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这件事,除去我,不可能有任何人可以再做下去了。” 傅甄错愕的看着叶栗,没说话。 叶栗也没多解释。 她知道,陆柏庭今天忽然在谈判上反悔,加了这么多不可能的要求,主要的目的是逼着自己去找他。 而非别的。 毕竟,这样的利润,对于两家集团而言,谁都不是玩笑话。、 沉了沉,叶栗已经站起身。 而傅甄瞬间拉住叶栗的手:“栗栗——” “我很好,放心吧。”叶栗应声,“林总那样子,也不像一个伪君子,不用担心他对我做什么事的,何况,这里是丰城,不是伦敦,他很清楚强龙不压地头蛇,再说,叶家真的不会害怕米家什么的。” 关注 "xinwu799"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场面的情绪一下子有些失控了起来。 陆柏庭头疼的看着眼前的画面,他没想到,这个他们认为的秘密,却更早一步的被曝光来。 那些想问出口的困惑,从陆南心的嘴里得到了一部分的答案。 但是叶栗的出现,为什么却又偏偏这么巧合。 陆柏庭对叶栗的了解,就算陆南心死在医院里,叶栗都不可能出现一下,更不用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叶栗还会主动来探视陆南心。 所以,叶栗出现在这里,也必然是有原因的。 陆柏庭也不认为,叶建明会告诉叶栗,这个事,既然能亲自来找陆南心,无非就是为了要隐瞒叶栗。 最初,陆柏庭对陆南心的怀疑,在陆南心几乎是暴躁不安的情绪里,彻底的消失殆尽了。 陆南心这样的情况看来,她也就只是刚刚知道。 若是刚刚知道的话,那么所有的推论都不成立了。 “南心。”陆柏庭叫着陆南心的名字,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你先冷静下来,冷静下来,听我说。” “好。”陆南心仍然在颤抖。 “不管叶建明和你是什么关系,你和我的关系永远不会改变。”陆柏庭给了陆南心保证,“我不会不管你,也不会让你从我的身边离开。我说过,只要你没好起来你都会是我的责任,一辈子的责任。” “只是责任吗……”陆南心喃喃自语。 陆柏庭安静了片刻:“也是我的家人。” “好——”陆南心真的不吵不闹的坐着,很久才再一次的开口,“对不起,柏庭,这件事对我的冲击太大了,我需要冷静一下,一个人冷静一下,可以吗?” 陆柏庭没说话,就这么看着陆南心。 陆南心笑,这样的笑里却多了几分的嘲讽:“放心,我不会有事。我一个瞎子,什么也做不了。” “南心——” “让我冷静一下。” “好。” …… 在陆南心的坚持下,陆柏庭走了出去,但是却示意护士随时查看病房内的情况,护士不敢怠慢,目不转睛的看着,呼吸都跟着放了下来,生怕不小心吵到了陆南心,更害怕自己错过了什么。 陆柏庭并没走远。 徐铭的脚步匆匆而来:“陆总,夫人是跟着叶建明前后脚抵达南心小姐的病房。在叶建明抵达后不到一分钟,夫人也出现了。” 陆柏庭:“你确定?” “是。”徐铭肯定的说着,“监控已经看见了夫人来时候的画面了,所以我可以肯定。” “嗯。”陆柏庭应声。 这么解释的话,也合情合理。 毕竟叶栗看见叶建明,会跟上去也不奇怪,结果发现叶建明还是去了陆南心的病房,不免就会更好奇。 只是,现在这样的结果,谁都没想到。 “没看见夫人的监控吗?”陆柏庭继续问。 徐铭摇头:“夫人确确实实离开后,监控就只看见朝着电梯走去,出了电梯,是直接走向南门的位置,然后估计进入监控死角,就没再看见夫人了。”

第一卷: 第395章 怎么了?忽然掀我衣服?

“谁能保证爱一辈子?”陆柏庭反问叶建明,“叶总可以吗?” 叶建明忽然语塞了要下,讳莫如深起来。 “叶总和叶夫人,鹣鲽情深,全丰城的人都知道,几乎是豪门里的楷模。但叶夫人去世多年,叶总虽然未曾再婚,但外面的女人也是有的,叶总用这样的行为告诉我,这是一辈子的爱?” 陆柏庭嘲讽的讽刺了叶建明。 叶建明瞬间青白交错:“你……” “叶总还有别的问题吗?”陆柏庭低敛下眉眼,口气又恢复了冷淡,“起码在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叶栗对我很重要,若不然的话,我也不需要兴师动众的做这么多事。” 说着,陆柏庭的眸光忽然锐利:“叶总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活到今天。” 说完,陆柏庭就不再开口,无情的看着叶建明。 叶建明僵直的身子一下子颓然了下来,就这么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那眼神里的涣散,让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在陆柏庭的面前,以全然没任何的优势。 更不用说,可以威胁陆柏庭,又或者是替叶栗争取什么。 渐渐的,叶建明的心一点点的平静了下来,但是看着陆柏庭的眸光却从来没移开过。 陆柏庭知道叶建明已经妥协。 忽然,叶建明叫住了陆柏庭:“柏庭——” 没连名带姓,就好似叶家和陆家还没发生任何间隙的时候,几乎称的上亲昵的叫法,这倒是让陆柏庭微微惊讶的看向了叶建明。 他的薄唇抿着,但是却始终一言不发。 “你真的以为你对叶栗了解的就像,你对我这样这么深吗?”叶建明忽然笑了起来,“不,你不了解叶栗的。” 陆柏庭的眸光一敛:“什么意思?” “叶栗是我女儿,我了解她。她肯和你结婚,除去我的原因,也有她自己的原因。我今天见到叶栗,她眼中都是你的存在,不管叶家和陆家发生了什么,现在的叶栗不会在意之前的事情。” 叶建明缓缓的说着:“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但有一天,叶栗被你伤透的时候,就算你把这个世界翻遍了,她也不会主动回来,除非她主动出现。” “不可能。”陆柏庭断然的说着,直接打断了叶建明的话。 叶建明只是笑,并不反驳陆柏庭的话:“希望没有这一天。” 陆柏庭的心却因为叶建明的话,变得忽然有些忐忑不安起来,只是在表面,陆柏庭却不显露分毫。 “柏庭——”叶建明重新叫着陆柏庭的名字。 陆柏庭很淡的看着叶建明。 叶建明:“你开的那些条件,除了叶家大宅你已经过到叶栗的名下外,别的东西我这个半死的人,并不需要。我只有一个要求——” “说。”陆柏庭的声音里,意外多了几分的局促,微不可见。 “如果,有朝一日,你不在意叶栗了,那就放过她。”叶建明的声音淡淡的,但眸光却不容任何人置疑。 陆柏庭很沉的看着叶建明,一字一句的说着:“这辈子,没这个可能。” 说完,陆柏庭转身就走了出去。

“好,我控制了药物,控制了乔治,你告诉我,我怎么骗过法国医院的那么多医生。难道医生也是被我玩弄在股掌之中吗?” “……” “我陆南心能这样翻云覆雨,我为什么还要在这里被人控制,你告诉我!”陆南心的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手背上的吊瓶,因为过大的力道,直接挣脱了下来,瞬间,血液逆流。 “该死的!”陆柏庭立刻走上前,控制住陆南心,“对不起,南心,我没有不相信你,没有。” “不要靠近我,不要!”陆南心疯了一样的吼着。 但陆柏庭却没松手。 “你不要靠近我,陆柏庭。”陆南心一字一句的说着,“我这样的心机婊,你靠近我做什么!你让我死了就可以了。你们不要管我,我知道你们每一个人都嫌弃我,恶心我!” 陆南心不断的捶打着陆柏庭的胸口,手背上的鲜血也开始四溅,一滴滴的落在陆柏庭洁白的衬衫上。 陆柏庭却丝毫不在意:“南心,你冷静点,我不管任何人,都不会不管你。” 这话,真的让陆南心冷静了下来,在陆南心冷静的瞬间,陆柏庭很快的看了一眼韩祁慎,韩祁慎点头,立刻朝着陆南心的方向走去。 “真的吗?”陆南心问,“我要好不了了,你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是不是?” “不会。”陆柏庭给了承诺,“我不会离开,永远不会。” “叶栗不管怎么说,也不会是吗?” “是。” “你没骗我?” “没有。” …… 陆南心不管问了什么问题,陆柏庭都是给了再坚定不过的答案。 在韩祁慎靠近陆南心的时候,忽然陆南心抬头,那眼睛早就已经失明变得无神,但是却仍然可以精准的找到陆柏庭的位置。 那是直觉。 “那你告诉我,我的眼睛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不会好了。”陆南心一字一句的,问着自己最想要的答案。 之前那样的胆战心惊,陆南心知道陆柏庭已经相信了自己的话。 在这一场心理的博弈里,陆南心赢了。 在陆柏庭的质问之前,陆南心就已经说出了自己和乔治的关系。 但是,陆南心还是害怕,陆柏庭的心思深不可测,如果陆柏庭起了疑,那么陆柏庭就势必会调查到底。 她不敢肯定,自己的说辞,是否让陆柏庭彻彻底底的相信。 如果不信的话—— 陆南心的的心跳不断的加速,那样的后果,她根本不敢想,这一次如果她堵上所有失败了,那么就真的彻底的失去了陆柏庭。 这样的结果,陆南心绝对不会接受。 绝对不会。 陆南心的手心一紧,那早就已经落定的决定,越发的清晰起来。 而她的眼睛,陆南心可以感觉的出来,问题绝非是陆柏庭告诉自己的这么简单,但是就算是陆柏庭不告诉自己,陆南心同一时间也在等待答案。 “我说过,不会有事的。”陆柏庭很淡的说着,“一个月以后会准时的进行角膜移植的手术。”

“好,我控制了药物,控制了乔治,你告诉我,我怎么骗过法国医院的那么多医生。难道医生也是被我玩弄在股掌之中吗?” “……” “我陆南心能这样翻云覆雨,我为什么还要在这里被人控制,你告诉我!”陆南心的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手背上的吊瓶,因为过大的力道,直接挣脱了下来,瞬间,血液逆流。 “该死的!”陆柏庭立刻走上前,控制住陆南心,“对不起,南心,我没有不相信你,没有。” “不要靠近我,不要!”陆南心疯了一样的吼着。 但陆柏庭却没松手。 “你不要靠近我,陆柏庭。”陆南心一字一句的说着,“我这样的心机婊,你靠近我做什么!你让我死了就可以了。你们不要管我,我知道你们每一个人都嫌弃我,恶心我!” 陆南心不断的捶打着陆柏庭的胸口,手背上的鲜血也开始四溅,一滴滴的落在陆柏庭洁白的衬衫上。 陆柏庭却丝毫不在意:“南心,你冷静点,我不管任何人,都不会不管你。” 这话,真的让陆南心冷静了下来,在陆南心冷静的瞬间,陆柏庭很快的看了一眼韩祁慎,韩祁慎点头,立刻朝着陆南心的方向走去。 “真的吗?”陆南心问,“我要好不了了,你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是不是?” “不会。”陆柏庭给了承诺,“我不会离开,永远不会。” “叶栗不管怎么说,也不会是吗?” “是。” “你没骗我?” “没有。” …… 陆南心不管问了什么问题,陆柏庭都是给了再坚定不过的答案。 在韩祁慎靠近陆南心的时候,忽然陆南心抬头,那眼睛早就已经失明变得无神,但是却仍然可以精准的找到陆柏庭的位置。 那是直觉。 “那你告诉我,我的眼睛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不会好了。”陆南心一字一句的,问着自己最想要的答案。 之前那样的胆战心惊,陆南心知道陆柏庭已经相信了自己的话。 在这一场心理的博弈里,陆南心赢了。 在陆柏庭的质问之前,陆南心就已经说出了自己和乔治的关系。 但是,陆南心还是害怕,陆柏庭的心思深不可测,如果陆柏庭起了疑,那么陆柏庭就势必会调查到底。 她不敢肯定,自己的说辞,是否让陆柏庭彻彻底底的相信。 如果不信的话—— 陆南心的的心跳不断的加速,那样的后果,她根本不敢想,这一次如果她堵上所有失败了,那么就真的彻底的失去了陆柏庭。 这样的结果,陆南心绝对不会接受。 绝对不会。 陆南心的手心一紧,那早就已经落定的决定,越发的清晰起来。 而她的眼睛,陆南心可以感觉的出来,问题绝非是陆柏庭告诉自己的这么简单,但是就算是陆柏庭不告诉自己,陆南心同一时间也在等待答案。 “我说过,不会有事的。”陆柏庭很淡的说着,“一个月以后会准时的进行角膜移植的手术。”莱姆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