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羊耳峪居委会,羊耳峪名字的由来,房山羊耳峪公交车路线,鞍山市羊耳峪垃圾处理厂

发布时间:2019-11-19 04:17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黄将军辛苦了,不过有瑜琊在身旁照顾,将军的气色好像更胜从前。”楚倾瑶一脸笑容。

有他帝凤华在此,绝不允许有人兴风作浪。

珂雪先开了口,“皇婶,我今日进宫去看明月,和她说了你的事,便禀了皇兄,一同来了。”

“炙,我也进去看看。”楚倾瑶想去看看青倚。

她现在也是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咽,如今,只希望这孩子真是清风的。要不然,韩家的脸,就真的捡不回来了。

楚倾瑶道,“我去问问父亲,毒门的那株蚀火青莲是在什么地方得到的。”

因为不能去参加漫天妖他们的成亲庆典,楚倾瑶趁休息的时候,列出了一张长长的贺礼单子。列完之后,交给赵管家,让他去办。

第26章王爷不开心 “许烈,怎么了?”见许烈有些不自然,楚倾瑶不解的看过来。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下山了。”许烈觉得此时的时光都是偷来的。能与楚攸共处这么久,他已经足矣! 楚倾瑶回到大帐时,轩辕炙正冷着脸坐在床上。 “舍得回来了?”轩辕炙的话里十足的火药味。 楚倾瑶愣住,爬完山了自然要回来,难道他允许自己私自离开?“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楚倾瑶,请守好你的妇道。”轩辕炙冷冰冰的看着她,那表情就像她跑出去勾引男人了一样。 楚倾瑶受不了别人用这样的眼神看她,愤怒的反驳,“要不是王爷非把我逼到军营来,我相信我在王府一定会守好妇道,一个男人都见不到。” 轩辕炙的脸蓦地沉下来,“楚倾瑶,本王胸前的淤青是怎么来的?” “什么?”楚倾瑶已经忘了自己曾经掐过轩辕炙。 “你给本王做药浴时,本王的胸前怎么会有被人掐过的痕迹?”轩辕炙好心提醒。 电光火石之间,楚倾瑶已经记起来了,不过这种时候,打死也不能承认。她挺着脖了迎上轩辕炙的目光,“我不懂王爷在说什么,当日抬王爷进出木桶的是七杀和七绝。” 她直接把罪名扣在了忠心耿耿还武功高强的这两名暗卫身上,当然,轩辕炙更不可能相信。 轩辕炙冷笑连连,真是嘴硬的女人。 “本王现在就叫七杀七绝进来,和你当面对质。” 楚倾瑶当即傻了!她能在背后冤枉七杀七绝已经够良心难安了,要是再当面诬陷,打死她……她也做不出来。 所以她干脆一扯脖子,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态度,“就算是我掐的又怎样,要不是你死抱着我不放,我会掐你吗?” 听着楚倾瑶吼出来的这句,轩辕炙明显一愣。当时他可是一点意识都没有,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根本不知道。 他就这么盯着楚倾瑶,一直盯着,直到楚倾瑶受不了了,本着早死早托生的原则,怒气冲冲的质问,“你想怎么处理我?赶紧的,给个痛快。” “粗俗。”轩辕炙收回目光,拿起旁边的书,专注的看起来。 楚倾瑶因为前面冤枉了七杀七绝,觉得理亏,不敢出去面对他们,只好上床把自己蒙到被子里。 王国丈到军营的第二天,直接将左翼营指为先锋队伍去攻城。左翼营现在折损的只剩下不到二万人,刚走到路上,就遇到苍隼国军队的埋伏。 厮杀之际,忽然从远处突现一股精锐骑兵,足足有近万人,这些人一过来就和左翼营形成夹击之势,将苍隼国设伏的人包了饺子。 “杀,一个不准放过。”左翼营大将刘翊一挥战刀,直接下了死命令。那么多的兄弟死在了苍隼狗手上,今日绝不能放过一个。 两个时辰之后,苍隼国太子宇文景瑞大开城门,带人向着天琼国大营奔来。 王国丈接到消息后,立马带着王子魏出营,兴高彩烈的拱手,“太子殿下。” “轩辕炙呢?”宇文景瑞最关心的就是轩辕炙,这个人不除,就会后患无穷。 “殿下放心,他已经被我控制住。” 宇文景瑞脸上现出一抹狡诈,对着身后一挥手,“儿郎们,给我上,杀光天琼大营的所有人,鸡犬不留。” 王国丈一惊,急忙大叫,“宇文景瑞,你想干什么?” 多谢国丈大人给我这个机会,等我杀了轩辕炙,占了天琼都城,一定对你重重有赏。”宇文影瑞狞笑着,手起剑落,已经砍掉了王国丈的一条右臂。 “啊!宇文景瑞,我和你拼了。”王子魏持枪还没攻过来,已经被宇文景瑞的隐卫一剑毙命。 “国丈大人,带我去见轩辕炙。”虽然轩辕炙残了,可一日不杀他,宇文景瑞的心就一日不落地。 “宇文景瑞!”一个阴鸷的声音,从头顶贯穿而来。宇文景瑞脸色剧变,轩辕炙? 愣神之际,一支厉箭已经射中了他的胸膛,他闷哼一声,连看一眼轩辕炙的勇气都没有,死死扯住缰绳,手掌一翻,一柄匕首被他狠狠刺在马屁股上,“驾!” 马儿吃痛,前蹄立起,嘶吼一声,横冲直撞的冲出了大营。 王国丈听到轩辕炙那一声吼,回头就看到轩辕炙如同煞神一般端坐在马背,眼中是冰冷的杀意。完了!他扑通坐到地上。 筹谋了这么久,到头来不但被宇文景瑞耍了,此时,怕是连命都保不住。 宇文景瑞一走,他带来的人马立刻成了没头苍蝇,纷纷掉头想要往回跑。轩辕炙目光冷冽,“不留活口。” 在王国丈心里已经死在攻城路上的左翼营众人突然出现,与这边的将士形成一个完美的包围圈,将苍隼国这些落水狗完全歼灭,一个不剩。 大战过后,轩辕炙命人将王国丈看押起来,一个人来到伤兵营,远远的看着楚倾瑶救人。忽然,他神色一冷,在附近竟然又看见了许烈。 “七杀,把许烈叫来。”大帐内,轩辕炙脸色冰冷。 当七杀在伤兵营找到许烈时,隐隐知道王爷为啥不高兴了,心里对许烈也有几分不满。他明明都警告过他了,他竟然还不知道收敛。 “许烈,王爷找你。” “七杀大哥,可知道王爷找我什么事?” “我只负责传令。” 许烈被他呛得一愣,快步去见轩辕炙。进帐后,规矩的给王爷行礼,轩辕炙盯着他看了足足有三分钟,就在他觉得腰都要弯断时,轩辕炙才让他起来。 “许烈,北域战事已了,本王明日起程回京,你留在这里辅助刘诩。” 说实话,许烈不想留在这,可王爷下令,他又不敢不从,只好低声领了命令,心里却郁闷得要死。 本以为回京的路上,还能和楚姑娘再相处一段时日,没想到王爷竟然不许他回去。想到这里,心下一惊,难道是王爷看出什么了? 这个念头一兴起,冷汗就湿透了全身,砰一声跪下,“请王爷放心,末将回京之日,必是立功之时。” 因为楚倾瑶的极力要求,轩辕炙又在边关多呆了二日,在这两日中,楚倾瑶将别人救不了的人,都优先安排做了手术。 第三日,她跟着轩辕炙回京。 与来时不同,回程一切顺利,半个月后,他们就回到了京城。 马车在王府外停下,楚倾瑶眼中有一丝波动,如果她在路上逃跑,会不会成功?她挪了下身子,刚要下车,轩辕炙来了一句,“你随我进宫。” 楚倾瑶一愣,她才不想进宫呢!她对皇上那种人讨厌得紧,如果可能,真希望一辈子都不碰面。 “你无旨出京,必须进宫请罪。” “我在军营救了那么多人,得不到嘉奖也就罢了,怎么还有罪了?”她难以接受这个说法。 “有没有功得皇上说了算。”轩辕炙面露不悦,“如果你不和我去,你就等着降罪的圣旨到了,一个人去面圣。” 啊?还能这样? “我去我去。”一想到要一个人面对卑鄙阴险的皇上,她立刻妥协了,有轩辕炙陪着,要是皇上想杀自己,他总不会见死不救。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轩辕炙一定不会丢下自己。 炙王的马车一直来到御书房附近才停,轩辕炙抬腿下车,眼含深意的望着御书房的方向,直到楚倾瑶下来,两人才一起前行。 得了皇上的允许,两人进了御书房。 “臣弟见过皇兄,给皇兄请安。”轩辕炙轻轻行礼。 见楚倾瑶还杵在那里,扯了下她的手。楚倾瑶只好依样画葫芦,“臣妾见过皇上,皇上吉祥。” 轩辕啸根本没看轩辕炙,目光冷冷落在楚倾瑶脸上,意味深长的道,“听说,炙王妃的医术很高明?” “臣妾惶恐,只会些包扎之术。”楚倾瑶从他脸上看到了深深的厌恶。 皇上明显不相信她的话,冷声道,“炙王妃,皇弟进宫是有事向朕禀报,你进宫又是为何?” 不等楚倾瑶说话,轩辕炙已经开口,“臣弟是携同王妃来向皇兄请罪的。” 轩辕啸冷笑,“皇弟替朕驱除外敌,收复失地,已是立下了天大的功劳,何来请罪一说?” 轩辕炙就知道他会这么问,不紧不慢的道,“臣弟无旨擅自带王妃离京,实在是臣弟有难言之瘾,才会让王妃跟去服侍,还请皇兄恕罪。” 一提这事,轩辕啸的脸就一沉。 本来他还想过些时日,再拿这事出来降轩辕炙一个大不敬之罪。没想到他倒是聪明,将了他一军。 他沉吟了一会,“皇弟为我天琼立下汗马功劳,朕心里自然有数,就功过相抵吧!” “谢皇兄。”轩辕炙面色清冷,看不出喜怒。 “平身吧!”轩辕啸大手一挥,心里有了几分得意。 “臣妾谢过皇上不罪之恩。”楚倾瑶觉得腰都要断了,起身之前还得谢恩,妈的,没天理了。 她奔赴北域,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功吧!他轻飘飘一句功过相抵就全给抹杀了。 “皇兄,王何厚通敌叛国,已经押解回京,已经交由刑部,如果没有什么事,臣弟想先行回府。” 轩辕啸看了眼楚倾瑶,“皇弟可以走了,只是炙王妃怕是不行。母后最后一直念叨着炙王妃,既然今日她进宫,不如去探望一下母后。” 楚倾瑶的眼睛顿时瞪圆了,进个宫怎么这么多事?她不想去。 求助似的看向轩辕炙,见他根本没看自己,心里涌起一股失落,他又不是自己的谁,凭什么要替自己出头。 “母后那边,改日我再带王妃同去,臣弟告退。” 轩辕啸铁青着脸,却没阻拦。轩辕炙已经转身迈步,走了好几步,见楚倾瑶还站在那发愣。“楚倾瑶,你走还是不走?” “啊?走走走。”不走才傻呢! 不用猜都知道那个老太婆找自己肯定没好事,轩辕炙,我爱死你了!快看"HHXS6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楚倾瑶点头,“追烟,帝家丢失过一个女儿的事,你要先保密。”

“少夫人,你再这样折腾,会惊动前院的。”丫环觉得大少夫人真不让人省心。可她只是一个下人,有些话可不敢说。

第646章去送贺兰唏 “炙王妃,境主有请。” 楚倾瑶冷眸微凉,嘴角挂着淡淡的不屑,昆仑卫一共有二十人,如果动手的话,根本不是暗卫的对手。她道,“境主以为他是谁?让我去我就去?” “炙王妃,休得放肆!”昆仑卫大怒。 楚倾瑶讥笑的看着他,“你是昆几?我看你年纪不大,人倒是先糊涂了。我的夫君,就是死在境主手里,他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我恨不得吃他肉喝他血,凭什么我还要听他的?如果你是我,你会吗?” 昆仑卫挥了下手中的长剑,“炙王妃,你不想去也行,交出童芜的解药,我们也不为难你。” 楚倾瑶笑起来,“可我想为难你们呢!怎么办?” 在昆仑卫愣神之际,她挥手道,“七杀,动手,一个不留!” 炙王府暗卫早就恨透了昆仑卫,听到王妃下令,各个卯着劲的往上冲。一时之间,打得昆仑卫有点措手不及。 楚倾瑶见双方都发了狠,对着暗处道,“赶紧出来,以少胜多,杀完好赶路。” 本来就在暗处看着眼红的其他暗卫,听到王妃发话,一窝蜂的冲了出来。转眼之间,就将这二十名昆仑卫尽数斩杀。 “王妃,尸体……”七杀还没说完,楚倾瑶就拿出一瓶腐蚀性药液给他,叮嘱他往尸体上倒的时候小心些,千万别溅到身上。等尸体化成水之后,用土把痕迹盖住。 “王妃放心,保证完成任务。”七杀很快将事情办好。这才招呼一声,大家又继续上路。 往前又走了四天,突然接到京中飞鸽传书,说轩辕炙已经护送贺兰唏出了京城,去往苍隼国了。 看着前面的岔道口,楚倾瑶对七杀道,“我想去送送贺兰唏,等她成亲之后,大家再想见面就难了。” 七杀道,“王妃,左边的路是往苍隼国的,如果我们速度够快,就会在光明城与王爷相见” “那走吧!”楚倾瑶道。 几天之后,他们进了一座小镇,楚倾瑶见天色已晚,小镇又依山傍水,便放慢了马速,想歇在这里。 七杀从旁边跑过来,指了指前方的药铺,“王妃,刚进去的人好像是绵姨。” “确定一下,如果是,就打个招呼。”绵姨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楚倾瑶也不想把过去的事记在心上。 七杀很快就把绵姨领了过来,绵姨看着她,道,“既然到了这里,就到我家住一晚,明早再走。” 楚倾瑶下马,“绵姨不是一个人住吧?我们过去,怕是不太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挺大的一个院子,别说住你一个,就是十个也有地方。”她看了眼暗卫,“他们我就不管了,自己找客栈去。” 小镇不大,很快就走到绵姨的家。一进院,她就对着屋子里面喊,“如一,你看谁来了?” 素如一一身翠绿的薄衫从房里出来,看到绵姨身后跟着楚倾瑶,身子就是一僵。 “如一,怎么了?”昆一在她身后跟了出来。 素如一面上已经恢复了自然,笑着走过来,“楚倾瑶,好久不见!” “我是路过这里,正好碰到了绵姨,看一眼就走。”看出素如一的尴尬,楚倾瑶也不想多留。毕竟以前发生的事,谁都不能当作没发生。 昆一往前挡住素如一,对绵姨道,“绵姨,如一有些不舒服,我先带她回房了。” “站住!”绵姨的声音大起来,“如一的身子一直不太好,这次正好碰到了楚倾瑶,是我请她过来,给如一看病的。” 昆一也知道素如一身子弱,不情愿的往旁边闪了闪。 楚倾瑶笑了下,“绵姨,你喜欢素如一,把她当闺女那是你的事。与其我们见面,大家都不自在,我还是先走了。如果你想给素如一看病,就去找家医馆,天琼医馆里的大夫,有半数以上都是我的徒弟。” 她转身往外走,素如一却忽然叫住了她,“楚倾瑶,你等等!” “你有事?”楚倾瑶站定,却没回头。 “炙哥哥他还好吗?”素如一说完,又赶紧解释,“我现在已经是昆一的妻子了,你不要多想,我只是怕他不是那个人的对手,有些担心。” 楚倾瑶回头,脸上带着如朝花般明艳的笑容,“就算他不是那个人的对手,有我在,他也绝不会输。” 素如一身子一僵,脸上写落失落,“楚倾瑶,你能给我看看病吗?我想和昆一好好过日子,还要给他生儿育女。” 楚倾瑶看向昆一,见他腼腆的脸上,带着一丝欣喜,好像激动得恨不得跳起来。自从素如一和他在一起后,他就越来越自卑,他总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怕委屈了她。 素如一对上他的眼睛,“昆一,就算我曾经高贵得让你仰视,那也是别人制造出来的假象,其实我比你还要卑微,谢谢你肯接受我,谢谢你不计较我的过去。” 昆一眼圈发红,伸手将她抱住。绵姨咳嗽了一声,对楚倾瑶道,“既然来了,就在这住一晚,正好我也想打听一下炙儿的消息。” “他很好,你不用担心。”楚倾瑶边说边往外走,绵姨追了出来,“你真的不在这住?” 楚倾瑶目光淡然,随和的道,“素如一应该是小产伤了身子,想要有孕,必须得从气血上调理,我回去写个方子,一会让暗卫送过来。我急着赶路,明早天不亮就得走,就不打扰了。” 七杀等在前面路口处,老远的向她跑来,“王妃,已经包下了镇上的所有客栈,今晚大家都能好好休息一晚。” “嗯,一会我写个方子,你给绵姨送过来。” “王妃,你心地是不是太善良了,素如一以前可是一直和你抢王爷的。”想到以前,七杀就一脸鄙视。 “一个方子而已,我不给她开,别人也能。”楚倾瑶大步往前走。赶路好累,她得赶紧泡个热水澡,好舒服的睡上一晚。 第二日,天色刚一放白,他们一行人就离开了小镇。他们走后,棉姨才从暗上走出来,她叹了口气回头去找素如一。 “如一,我要去一趟昆仑境。” “绵姨,发生了什么事?你上次去,那人已经对你发了好大的脾气。下次要是再惹恼他,会没命的。”素如一紧张的拉住她。 绵姨拍拍她的手,“没事,他不会杀我的。” 见绵姨已经站了起来,素如一大急,按住她道,“绵姨,是不是楚倾瑶对你说了什么?” “没有。”绵姨道,“是我昨日偷偷找过七杀,听说境主已经派人来杀楚倾瑶了,我要去找他,让他收回成命。楚倾瑶不能死,她要死了,炙儿怎么办?” 素如一觉得心里发苦,虽然她已经决定和昆一共度一生了。可心里还是忍不住会嫉妒,很快,她又释然,现在的她,怕是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 这样也好,至少她还能亲眼看着炙哥哥幸福! “绵姨,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她也想为炙哥哥做点什么。 绵姨一惊,“如一,这些事情你都不准插手,你喊我一声绵姨,就要听我的。你和我不一样,素御天对你一点旧情都不念。再说你现在已经有了昆一,做什么事之前,都要先想想他。” 楚倾瑶他们奔波了十天,终于在第十一天时,赶到了光明城。当时正是日落,火烧云漫天,正好送嫁的队伍也从另一个方向来到城门口。 楚倾瑶一眼看到在侍卫队伍里的轩辕炙,她驱马向前,等在前头。因为队伍里还有一部分人是云暮带来的,这种时候,也不适合说话。两人只是深深的凝望了一眼,又错开了。 等住进客栈,轩辕炙顾不上去看贺兰唏,直接冲进房里去找楚倾瑶,疼惜的抱住她,“阿楚,你来得好快,不累吗?” “还好,只是想多陪陪贺兰唏,成亲之后,她可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再想见一面,都不容易。”楚倾瑶心里升起一丝酸楚。 轩辕炙摸了摸她的后背,“怎么瘦了这么多?你替云川解决了这么大一个难题,他都不知道请你吃顿好的吗?” 楚倾瑶翻了个白眼,天天对着一堆死人,再好的东西,也没人能吃得下吧? “帝凤鸣回去之后,有没有传过来消息?”她问。 “没有。估计是一回去,就被境主关起来了。”轩辕炙冷笑,境主越是这样,越会引起帝农的反感。 晚饭后,楚倾瑶去看贺兰唏。 没想到在她房里竟然看到了楚瑾儿珂雪,还有瑜琊儿,一见到她进来,大家都给她行礼。 “大家都是自己人,没那么多礼数。”楚倾瑶让她们免礼后,目光落到贺兰唏脸上,第一眼就看出来,她瘦了。 “楚倾瑶,我还以为你赶不回来了。”贺兰唏高兴的看着她,水灵灵的眸子里带着一丝调皮。 “如果赶不回来,我就直接去苍隼国,看你母仪天下的盛世姿容。”楚倾瑶笑道,“怎么样,舟车劳顿的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贺兰唏撇撇嘴,“我又不是身娇体弱的大家闺秀,就算让我骑一整天马我也不嫌累,何况还是坐在马车里。唯一不好的就是,马车走得太慢,你是不知道,天天坐车里,都要憋死我了。” 看着贺兰唏抱怨的模样,瑜琊一脸揶揄,“贺兰唏,你以后可就是皇后了,还骑什么马呀?走哪都得让人用八抬大轿抬着。”快看"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第646章去送贺兰唏 “炙王妃,境主有请。” 楚倾瑶冷眸微凉,嘴角挂着淡淡的不屑,昆仑卫一共有二十人,如果动手的话,根本不是暗卫的对手。她道,“境主以为他是谁?让我去我就去?” “炙王妃,休得放肆!”昆仑卫大怒。 楚倾瑶讥笑的看着他,“你是昆几?我看你年纪不大,人倒是先糊涂了。我的夫君,就是死在境主手里,他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我恨不得吃他肉喝他血,凭什么我还要听他的?如果你是我,你会吗?” 昆仑卫挥了下手中的长剑,“炙王妃,你不想去也行,交出童芜的解药,我们也不为难你。” 楚倾瑶笑起来,“可我想为难你们呢!怎么办?” 在昆仑卫愣神之际,她挥手道,“七杀,动手,一个不留!” 炙王府暗卫早就恨透了昆仑卫,听到王妃下令,各个卯着劲的往上冲。一时之间,打得昆仑卫有点措手不及。 楚倾瑶见双方都发了狠,对着暗处道,“赶紧出来,以少胜多,杀完好赶路。” 本来就在暗处看着眼红的其他暗卫,听到王妃发话,一窝蜂的冲了出来。转眼之间,就将这二十名昆仑卫尽数斩杀。 “王妃,尸体……”七杀还没说完,楚倾瑶就拿出一瓶腐蚀性药液给他,叮嘱他往尸体上倒的时候小心些,千万别溅到身上。等尸体化成水之后,用土把痕迹盖住。 “王妃放心,保证完成任务。”七杀很快将事情办好。这才招呼一声,大家又继续上路。 往前又走了四天,突然接到京中飞鸽传书,说轩辕炙已经护送贺兰唏出了京城,去往苍隼国了。 看着前面的岔道口,楚倾瑶对七杀道,“我想去送送贺兰唏,等她成亲之后,大家再想见面就难了。” 七杀道,“王妃,左边的路是往苍隼国的,如果我们速度够快,就会在光明城与王爷相见” “那走吧!”楚倾瑶道。 几天之后,他们进了一座小镇,楚倾瑶见天色已晚,小镇又依山傍水,便放慢了马速,想歇在这里。 七杀从旁边跑过来,指了指前方的药铺,“王妃,刚进去的人好像是绵姨。” “确定一下,如果是,就打个招呼。”绵姨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楚倾瑶也不想把过去的事记在心上。 七杀很快就把绵姨领了过来,绵姨看着她,道,“既然到了这里,就到我家住一晚,明早再走。” 楚倾瑶下马,“绵姨不是一个人住吧?我们过去,怕是不太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挺大的一个院子,别说住你一个,就是十个也有地方。”她看了眼暗卫,“他们我就不管了,自己找客栈去。” 小镇不大,很快就走到绵姨的家。一进院,她就对着屋子里面喊,“如一,你看谁来了?” 素如一一身翠绿的薄衫从房里出来,看到绵姨身后跟着楚倾瑶,身子就是一僵。 “如一,怎么了?”昆一在她身后跟了出来。 素如一面上已经恢复了自然,笑着走过来,“楚倾瑶,好久不见!” “我是路过这里,正好碰到了绵姨,看一眼就走。”看出素如一的尴尬,楚倾瑶也不想多留。毕竟以前发生的事,谁都不能当作没发生。 昆一往前挡住素如一,对绵姨道,“绵姨,如一有些不舒服,我先带她回房了。” “站住!”绵姨的声音大起来,“如一的身子一直不太好,这次正好碰到了楚倾瑶,是我请她过来,给如一看病的。” 昆一也知道素如一身子弱,不情愿的往旁边闪了闪。 楚倾瑶笑了下,“绵姨,你喜欢素如一,把她当闺女那是你的事。与其我们见面,大家都不自在,我还是先走了。如果你想给素如一看病,就去找家医馆,天琼医馆里的大夫,有半数以上都是我的徒弟。” 她转身往外走,素如一却忽然叫住了她,“楚倾瑶,你等等!” “你有事?”楚倾瑶站定,却没回头。 “炙哥哥他还好吗?”素如一说完,又赶紧解释,“我现在已经是昆一的妻子了,你不要多想,我只是怕他不是那个人的对手,有些担心。” 楚倾瑶回头,脸上带着如朝花般明艳的笑容,“就算他不是那个人的对手,有我在,他也绝不会输。” 素如一身子一僵,脸上写落失落,“楚倾瑶,你能给我看看病吗?我想和昆一好好过日子,还要给他生儿育女。” 楚倾瑶看向昆一,见他腼腆的脸上,带着一丝欣喜,好像激动得恨不得跳起来。自从素如一和他在一起后,他就越来越自卑,他总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怕委屈了她。 素如一对上他的眼睛,“昆一,就算我曾经高贵得让你仰视,那也是别人制造出来的假象,其实我比你还要卑微,谢谢你肯接受我,谢谢你不计较我的过去。” 昆一眼圈发红,伸手将她抱住。绵姨咳嗽了一声,对楚倾瑶道,“既然来了,就在这住一晚,正好我也想打听一下炙儿的消息。” “他很好,你不用担心。”楚倾瑶边说边往外走,绵姨追了出来,“你真的不在这住?” 楚倾瑶目光淡然,随和的道,“素如一应该是小产伤了身子,想要有孕,必须得从气血上调理,我回去写个方子,一会让暗卫送过来。我急着赶路,明早天不亮就得走,就不打扰了。” 七杀等在前面路口处,老远的向她跑来,“王妃,已经包下了镇上的所有客栈,今晚大家都能好好休息一晚。” “嗯,一会我写个方子,你给绵姨送过来。” “王妃,你心地是不是太善良了,素如一以前可是一直和你抢王爷的。”想到以前,七杀就一脸鄙视。 “一个方子而已,我不给她开,别人也能。”楚倾瑶大步往前走。赶路好累,她得赶紧泡个热水澡,好舒服的睡上一晚。 第二日,天色刚一放白,他们一行人就离开了小镇。他们走后,棉姨才从暗上走出来,她叹了口气回头去找素如一。 “如一,我要去一趟昆仑境。” “绵姨,发生了什么事?你上次去,那人已经对你发了好大的脾气。下次要是再惹恼他,会没命的。”素如一紧张的拉住她。 绵姨拍拍她的手,“没事,他不会杀我的。” 见绵姨已经站了起来,素如一大急,按住她道,“绵姨,是不是楚倾瑶对你说了什么?” “没有。”绵姨道,“是我昨日偷偷找过七杀,听说境主已经派人来杀楚倾瑶了,我要去找他,让他收回成命。楚倾瑶不能死,她要死了,炙儿怎么办?” 素如一觉得心里发苦,虽然她已经决定和昆一共度一生了。可心里还是忍不住会嫉妒,很快,她又释然,现在的她,怕是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 这样也好,至少她还能亲眼看着炙哥哥幸福! “绵姨,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她也想为炙哥哥做点什么。 绵姨一惊,“如一,这些事情你都不准插手,你喊我一声绵姨,就要听我的。你和我不一样,素御天对你一点旧情都不念。再说你现在已经有了昆一,做什么事之前,都要先想想他。” 楚倾瑶他们奔波了十天,终于在第十一天时,赶到了光明城。当时正是日落,火烧云漫天,正好送嫁的队伍也从另一个方向来到城门口。 楚倾瑶一眼看到在侍卫队伍里的轩辕炙,她驱马向前,等在前头。因为队伍里还有一部分人是云暮带来的,这种时候,也不适合说话。两人只是深深的凝望了一眼,又错开了。 等住进客栈,轩辕炙顾不上去看贺兰唏,直接冲进房里去找楚倾瑶,疼惜的抱住她,“阿楚,你来得好快,不累吗?” “还好,只是想多陪陪贺兰唏,成亲之后,她可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再想见一面,都不容易。”楚倾瑶心里升起一丝酸楚。 轩辕炙摸了摸她的后背,“怎么瘦了这么多?你替云川解决了这么大一个难题,他都不知道请你吃顿好的吗?” 楚倾瑶翻了个白眼,天天对着一堆死人,再好的东西,也没人能吃得下吧? “帝凤鸣回去之后,有没有传过来消息?”她问。 “没有。估计是一回去,就被境主关起来了。”轩辕炙冷笑,境主越是这样,越会引起帝农的反感。 晚饭后,楚倾瑶去看贺兰唏。 没想到在她房里竟然看到了楚瑾儿珂雪,还有瑜琊儿,一见到她进来,大家都给她行礼。 “大家都是自己人,没那么多礼数。”楚倾瑶让她们免礼后,目光落到贺兰唏脸上,第一眼就看出来,她瘦了。 “楚倾瑶,我还以为你赶不回来了。”贺兰唏高兴的看着她,水灵灵的眸子里带着一丝调皮。 “如果赶不回来,我就直接去苍隼国,看你母仪天下的盛世姿容。”楚倾瑶笑道,“怎么样,舟车劳顿的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贺兰唏撇撇嘴,“我又不是身娇体弱的大家闺秀,就算让我骑一整天马我也不嫌累,何况还是坐在马车里。唯一不好的就是,马车走得太慢,你是不知道,天天坐车里,都要憋死我了。” 看着贺兰唏抱怨的模样,瑜琊一脸揶揄,“贺兰唏,你以后可就是皇后了,还骑什么马呀?走哪都得让人用八抬大轿抬着。”快看"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最后的铁甲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