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风打雨下,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乌夜啼·昨夜风兼雨,沐雨橙风出自哪里

发布时间:2019-10-29 07:28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贺景承将热水放在她的脚边,脱了她脚上的拖鞋,把她的脚放在盆里,温热的触觉,从脚心传遍全身,沈清澜低着眼眸,看着正在给自己洗脚的男人。

话还没说完,自己就掏到了车钥匙,“咦,还真有钥匙。”

“他结婚了,只能让他对我更加的失望,才能安心过以后的日子。”贺莹莹的声音越说越轻,到后面已经没了声音。

然而这时,老乞丐抬起了头,沈清澜看清了他的脸,虽然几年不见,虽然他老了很多,但是沈清澜还是认出了他。 曾经沈家的管家,以前他对她还挺好,沈清澜总是以冯叔称呼他,自从妈妈去世后,他成了刘雪梅的狗腿子,被陷刘雪梅陷害时,是他帮着刘雪梅把她抓回的沈家,也算是立了功,按理说他应该混的不错,如今怎么成这样了? 而且他怎么还会接触念恩,是无心还是有意? 又或者是什么阴谋? 刚刚过了肖跃的事,沈清澜还心有余悸,不管他是真的落魄了,还是阴谋,沈清澜都不愿意去接触他。 弯身抱起念恩就走。 念恩不明所以,“姐姐你这么了,你不喜欢这个老爷爷吗?他很可怜的??????” 念恩的话还没说完,管家在沈清澜的身后开了口,“大小姐!” 这种称呼真的久违了,她都快记得了,好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噗通一声,管家跪在了沈清澜的身后,一腔哽咽,“我对不起你。” 关于以前的事,沈清澜不愿意和他多说,更没回应抱着念恩继续走。 “我知道你心里应该很恨我,是我的错……你就不好奇当您你父亲为何那么狠心,致你妈的生死于不顾?” 沈清澜的脚步一顿,是的,在刘雪梅出现前,虽然父亲在外面已经和刘雪梅勾搭上,但是他还是愿意回家的,愿意骗妈妈,表面上他们还是幸福的一家人,怎么就忽然变得那么无情了? 连妈妈的生死都可以不顾? 沈清澜回头,看着他,“你知道为什么?” 管家点了点头,沧桑的音色像是经历了无数的风霜。 曾经的康泰建材是陆家的企业,陆良病重,无力管理公司,而且她就只有一女,也就是沈清澜的母亲陆瑶悦,当时陆良就想了个办法,让仅有18岁的女儿结婚,让她辍学接手公司,当时沈沣就在康泰公司做采购,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让陆瑶悦喜欢上他,并且和她结婚。 婚后沈沣升了职位,再后来陆瑶悦怀孕,在家养胎,公司彻底交给了沈沣管理。 几年后陆良病逝,沈沣就让陆瑶悦在家相夫教子,公司完完全全落在了沈沣手里。 曾经康泰虽不是顶尖的大公司,但是实力不可小觑,自从沈沣彻底接手后公司就一直在走下坡路,直到刘雪梅进门不久,公司就遭到了破产的危机。 “我是你外公的助理,你外公死后我就充当了家里管家的身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年你爸娶你母亲根本就是个阴谋,他的目的就是想要陆家的财产,所以在他彻底掌握了公司,就毫无顾忌的让刘雪梅进门,以致逼死你妈。” 沈清澜如被雷劈了一般,久久无法回神。 这些她从未听说妈妈说过。 她一直以为康泰就是沈沣一手创建的。 “刚结婚那会儿,公司里很多人说你爸是吃软饭的,我想,你妈不说,是顾忌你爸的面子,只是??????”没想沈沣那么心狠,在外面养女人那么多年还光明正大的带入沈家,陆瑶悦应该是接受不了,沈沣的欺骗与背叛,在万念俱灰的情况下,才会选择跳楼。 他承认,在沈沣掌握着大权,刘雪梅又风头正盛,他为了前途站在了刘雪梅那一边,帮着刘雪梅陷害了沈清澜是他的错。 在那种情况下,他没有更好的选择。 只是他没想到,刘雪梅那么无情无义,他帮了她那么多,谁能想到她过河拆桥,把他赶出了沈家。 还招人废了他的一只手,伤了一条腿。 他到这个年纪本来就工作难找了,又废了手和脚,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所以,你故意接近我是为什么呢?”沈清澜面无表情的质问。 即使沈清澜心里相信他的话,但是也不愿意去原谅他。 可以背叛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他是你的孩子?当年没??????”他没正面回答沈清澜的话,他更好奇念恩的身份。 他并不知道念恩是沈清澜的孩子,只是有一次她看见沈清澜和念恩在一起,知道他们认识,看着沈清澜这么紧张念恩,他心里猜测可能是。 当年他不小心听到刘雪梅和沈清依密谋说要让沈清澜死在牢里,因为她怀了一个孩子,她们很怕沈清澜生下来,更怕还活着,就找人要弄死,按理说,那个孩子是没机会活下来的。 毕竟那个时候沈清澜在牢里,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沈清澜没有给他解惑的意思,只是冷冷的丢下话,“以后不要接近他!” 说完抱着念恩转身离开,念恩明显感觉到了沈清澜波动的情绪,不吭一声,老老实实的趴在沈清澜的肩膀上。 回到家,沈清澜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坐在阳台上,望着不远处的璀璨灯火,脑海里回想起妈妈在跳楼那一刻的绝望。 原来她会那么绝望不单单是沈沣的背叛,更是沈沣长久的欺骗与谋夺。 才会在重重打击下,不堪重力,纵身而跃。 当时她是多心灰意冷才会那么决绝,沈清澜觉得冷,她紧紧的抱着双腿,但是也温暖不了心。 她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只知道腿都麻木了,双脚从阳台上落下来,穿上拖鞋去陈妈的房间,从外面回来她就把念恩给了陈妈,这会儿陈妈已经给念恩洗好澡上床睡觉了。 沈清澜轻轻走进房间,把念恩抱回自己的房间,她就这么一个亲人了,她得照顾好他。 念恩被动醒了,沈清澜将他裹进被子里,揉揉他的头发,“把你吵醒了是不是?” 念恩伸手摸着沈清澜的的脸,“姐姐,念恩以后会陪着你的。” 他不懂那个老爷爷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感觉到姐姐伤心了。 他想安慰姐姐,不想她伤心。 或许这就是血浓于水吧,说的话总能戳到人的心窝子。 沈清澜将他拢在怀里,拍着他的背,温柔的说,“有念恩陪伴余生就不寂寞了。” 念恩往沈清澜怀里钻了钻,“那你是喜欢我的对吗?” 他没忘记,还有个坏叔叔想要和他争姐姐。 他得时刻提防着。 “嗯,姐姐就只喜欢你,睡吧??????” 早上吃过早饭,沈清澜给念恩穿上外套,带他去公司。 她怕有人故意接近他。 念恩长得好看,招人喜欢,谁见到了都想逗弄几下,短短一个上午,念恩就在公司混的风生水起,特别是女员工都被他长长的睫毛勾了魂,中午还特地给他买了好吃的来。 念恩可得意了,心想那个坏叔叔没有我招人喜欢。 晚上沈清澜带念恩下班,他得意洋洋的说,“姐姐,明天我还要来,这里太好玩了,有好多姐姐都喜欢我。” 沈清澜就差翻白眼了,这孩子?????? 念恩还想再炫耀,目光触及到路边停的车子,瞬间警惕了起来??????好看小说"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然而这时,老乞丐抬起了头,沈清澜看清了他的脸,虽然几年不见,虽然他老了很多,但是沈清澜还是认出了他。 曾经沈家的管家,以前他对她还挺好,沈清澜总是以冯叔称呼他,自从妈妈去世后,他成了刘雪梅的狗腿子,被陷刘雪梅陷害时,是他帮着刘雪梅把她抓回的沈家,也算是立了功,按理说他应该混的不错,如今怎么成这样了? 而且他怎么还会接触念恩,是无心还是有意? 又或者是什么阴谋? 刚刚过了肖跃的事,沈清澜还心有余悸,不管他是真的落魄了,还是阴谋,沈清澜都不愿意去接触他。 弯身抱起念恩就走。 念恩不明所以,“姐姐你这么了,你不喜欢这个老爷爷吗?他很可怜的??????” 念恩的话还没说完,管家在沈清澜的身后开了口,“大小姐!” 这种称呼真的久违了,她都快记得了,好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噗通一声,管家跪在了沈清澜的身后,一腔哽咽,“我对不起你。” 关于以前的事,沈清澜不愿意和他多说,更没回应抱着念恩继续走。 “我知道你心里应该很恨我,是我的错……你就不好奇当您你父亲为何那么狠心,致你妈的生死于不顾?” 沈清澜的脚步一顿,是的,在刘雪梅出现前,虽然父亲在外面已经和刘雪梅勾搭上,但是他还是愿意回家的,愿意骗妈妈,表面上他们还是幸福的一家人,怎么就忽然变得那么无情了? 连妈妈的生死都可以不顾? 沈清澜回头,看着他,“你知道为什么?” 管家点了点头,沧桑的音色像是经历了无数的风霜。 曾经的康泰建材是陆家的企业,陆良病重,无力管理公司,而且她就只有一女,也就是沈清澜的母亲陆瑶悦,当时陆良就想了个办法,让仅有18岁的女儿结婚,让她辍学接手公司,当时沈沣就在康泰公司做采购,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让陆瑶悦喜欢上他,并且和她结婚。 婚后沈沣升了职位,再后来陆瑶悦怀孕,在家养胎,公司彻底交给了沈沣管理。 几年后陆良病逝,沈沣就让陆瑶悦在家相夫教子,公司完完全全落在了沈沣手里。 曾经康泰虽不是顶尖的大公司,但是实力不可小觑,自从沈沣彻底接手后公司就一直在走下坡路,直到刘雪梅进门不久,公司就遭到了破产的危机。 “我是你外公的助理,你外公死后我就充当了家里管家的身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年你爸娶你母亲根本就是个阴谋,他的目的就是想要陆家的财产,所以在他彻底掌握了公司,就毫无顾忌的让刘雪梅进门,以致逼死你妈。” 沈清澜如被雷劈了一般,久久无法回神。 这些她从未听说妈妈说过。 她一直以为康泰就是沈沣一手创建的。 “刚结婚那会儿,公司里很多人说你爸是吃软饭的,我想,你妈不说,是顾忌你爸的面子,只是??????”没想沈沣那么心狠,在外面养女人那么多年还光明正大的带入沈家,陆瑶悦应该是接受不了,沈沣的欺骗与背叛,在万念俱灰的情况下,才会选择跳楼。 他承认,在沈沣掌握着大权,刘雪梅又风头正盛,他为了前途站在了刘雪梅那一边,帮着刘雪梅陷害了沈清澜是他的错。 在那种情况下,他没有更好的选择。 只是他没想到,刘雪梅那么无情无义,他帮了她那么多,谁能想到她过河拆桥,把他赶出了沈家。 还招人废了他的一只手,伤了一条腿。 他到这个年纪本来就工作难找了,又废了手和脚,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所以,你故意接近我是为什么呢?”沈清澜面无表情的质问。 即使沈清澜心里相信他的话,但是也不愿意去原谅他。 可以背叛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他是你的孩子?当年没??????”他没正面回答沈清澜的话,他更好奇念恩的身份。 他并不知道念恩是沈清澜的孩子,只是有一次她看见沈清澜和念恩在一起,知道他们认识,看着沈清澜这么紧张念恩,他心里猜测可能是。 当年他不小心听到刘雪梅和沈清依密谋说要让沈清澜死在牢里,因为她怀了一个孩子,她们很怕沈清澜生下来,更怕还活着,就找人要弄死,按理说,那个孩子是没机会活下来的。 毕竟那个时候沈清澜在牢里,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沈清澜没有给他解惑的意思,只是冷冷的丢下话,“以后不要接近他!” 说完抱着念恩转身离开,念恩明显感觉到了沈清澜波动的情绪,不吭一声,老老实实的趴在沈清澜的肩膀上。 回到家,沈清澜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坐在阳台上,望着不远处的璀璨灯火,脑海里回想起妈妈在跳楼那一刻的绝望。 原来她会那么绝望不单单是沈沣的背叛,更是沈沣长久的欺骗与谋夺。 才会在重重打击下,不堪重力,纵身而跃。 当时她是多心灰意冷才会那么决绝,沈清澜觉得冷,她紧紧的抱着双腿,但是也温暖不了心。 她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只知道腿都麻木了,双脚从阳台上落下来,穿上拖鞋去陈妈的房间,从外面回来她就把念恩给了陈妈,这会儿陈妈已经给念恩洗好澡上床睡觉了。 沈清澜轻轻走进房间,把念恩抱回自己的房间,她就这么一个亲人了,她得照顾好他。 念恩被动醒了,沈清澜将他裹进被子里,揉揉他的头发,“把你吵醒了是不是?” 念恩伸手摸着沈清澜的的脸,“姐姐,念恩以后会陪着你的。” 他不懂那个老爷爷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感觉到姐姐伤心了。 他想安慰姐姐,不想她伤心。 或许这就是血浓于水吧,说的话总能戳到人的心窝子。 沈清澜将他拢在怀里,拍着他的背,温柔的说,“有念恩陪伴余生就不寂寞了。” 念恩往沈清澜怀里钻了钻,“那你是喜欢我的对吗?” 他没忘记,还有个坏叔叔想要和他争姐姐。 他得时刻提防着。 “嗯,姐姐就只喜欢你,睡吧??????” 早上吃过早饭,沈清澜给念恩穿上外套,带他去公司。 她怕有人故意接近他。 念恩长得好看,招人喜欢,谁见到了都想逗弄几下,短短一个上午,念恩就在公司混的风生水起,特别是女员工都被他长长的睫毛勾了魂,中午还特地给他买了好吃的来。 念恩可得意了,心想那个坏叔叔没有我招人喜欢。 晚上沈清澜带念恩下班,他得意洋洋的说,“姐姐,明天我还要来,这里太好玩了,有好多姐姐都喜欢我。” 沈清澜就差翻白眼了,这孩子?????? 念恩还想再炫耀,目光触及到路边停的车子,瞬间警惕了起来??????好看小说"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不可剥夺

“昨天你说你这辈子很悲惨,娶了老婆不能给你传宗接代,没能尽一个妻子的责任,你很委屈,其实你一开始就可以直说的,我不会占着这个位置不让的……唔——”

吴诗琪坐在了念恩这边,双手紧紧的攥着,-蹉跎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问道,“上次你走的急,也没来得及问你,你叫什么?”

当初他儿子出事,里面有梁老爷子的影子,只是没有证据。

贺景承的动作一顿,看着她汗津津的脸庞,有些无措,自己还没对她怎么样呢,怎么就这副模样了? 沈清澜因为腰太疼而致嘴唇泛白,没有了原先的粉嫩,额头都是细细的汗,她撑着身子起来。 贺景承复杂的看着她,“你刚刚什么意思?” 谢他? 谢他什么? 沈清澜抿着唇,“那个,我知道肖跃是个阴谋,不是你,我不但会害了我自己,还会害了念恩,本想报答你,可是……” 贺景承愣在了原地,身体变得僵硬,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声音低沉,“所以刚刚你是在报恩?” 沈清澜咬着唇,沉默了几秒,才强忍着哽咽的声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这样的人,我自己也知道,我很脏,不配你任何怜惜,你说得对,我也就是一个让你发泄的工具。” 沈清澜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本来想要忍住,不让自己哭泣,可是到了伤心处,不是靠意志就可以撑住,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大颗大颗的往下滚,她抬起手擦了一下自己的脸,低垂着脑袋:“让你见笑了。” 贺景承看着她哭,看着她刚刚软弱的样子,胸口闷闷的。 故作镇静,“先欠着。” 贺景承说着伸手拢好她的衣服,目光触及到桌子上暗红的血迹,表情一僵,就算这是正常女人都有的,可是她的状态看起来明显不正常。 沈清澜也看到了,非常的抱歉,抓过一旁的纸巾就要去擦,贺景承握住她的手,“没关系的。” 贺景承拿过自己的大衣穿在她身上,挡住她身上沾到的血迹,离的近,沈清澜能够闻到贺景承身上夹杂着淡淡烟草味的凌冽气息。 低头看着他帮自己拢衣服的手,忽然一把抱住贺景承的腰,她将脑袋埋在他的怀里,突然不想再强装坚强,任由眼泪涌出眼眶:“我以为我很勇敢,我以为不管遇到什么,我都可以坚强的面对,可是当我知道肖跃是个阴谋时,我才知道,我并不够强大,也不够坚强。” 贺景承僵硬了一秒,便把她拢在怀里,胡乱的安慰着,“我知道。” “你不知道,你一点也不知道。”不知道我的伤,不知道我的痛。 没人知道她心里的苦。 贺景承从未见过她这样,心情复杂的很,伸手指腹掠过她的眼角,擦掉她脸上的泪,“我带你去医院。” 沈清澜赶紧摇摇头,她自己的毛病她自己知道,“我回去,喝杯红糖水就好了。” 以前也痛,但是没痛的这么严重,可能是昨天,她受了些风寒。 这次经期才会这么痛。 贺景承走向办公桌前按下电话,“备车,对,现在。” 电话挂断他将沈清澜拢在怀里,也不顾这是在公司。 穿过走廊,公司里的高层眼睛都看直了,这是大老板的新欢? 特别是下了电梯,前台看愣了,心里捏了一把汗,幸亏这个不记仇。 要是和沈清依一样跋扈的性子估计她得卷铺盖走人了。 沈清澜不舒服,又被贺景承拢在怀里,没看到,别人炙热探究的目光。 坐在车里,沈清澜很安静的窝贺景承怀里,贺景承低头,看到她黏在额头的碎发,伸手给她别在耳后,问她,“疼?” “嗯。” 不是假的,腰间的骨头,好似被针扎了,酸疼酸疼的。 贺景承像哄小孩子似得哄她,“我给你揉揉就不疼了。” 他的手从后面探进她的衣服里,轻轻的摩挲着她的后腰,他的掌心炽热滚烫,出奇的是,真的缓解了一点点的疼。 他此刻的温柔,让沈清澜悸动了心神。 沈清澜仰着头去看贺景承的脸,他的眼神却不曾给她,只露出了线条完美的下颚,表情隐秘得似天边不可触及的星涡。 沈清澜黯然的垂下眼眸,她知道,贺景承心里有道坎。 他过不去。 她亦是跨不过。 她太明白一个女人的清白在男人心里的重要性。 是她不该多想的,不该跨界。 她闭上眼眸,好似那一点点留恋,从未出现过。 然而这时,忽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是念恩打来的,问她为什么还不回去。 沈清澜抿着唇,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不知道贺景承让不让她回去,下意识的去看贺景承的表情。 贺景承看着她充满希翼的眼神,故作冷淡,“住哪儿?” 这算是同意了,沈清澜笑了,说,“我很快就回来。” 那边念恩也很高兴。 挂了电话,沈清澜脸上的笑却不曾褪去。 很快车子停在沈清澜住的小区,贺景承没动没打算和她一块下去,沈清澜知道他心里可能是介意念恩的存在。 但还是礼貌的邀请他,“要不要上去喝杯茶……” “姐姐!”念恩和陈妈从超市刚回来,看见沈清澜站在车旁,朝她就跑了过来。 边跑边唤她。 沈清澜笑着朝念恩招手,贺景承这是第二次在沈清澜脸上看到这种温柔,敞开心扉的笑。 而且两次,都是对着这个小家伙。 心里不爽,很不爽。 陈妈站在不远处没过来,只是静静的看着。 念恩看到车里坐的男人,赶紧拉住沈清澜的手,生怕这个男人把他的姐姐抢走。 “姐姐我们赶紧走吧。”念恩拉着沈清澜。 “那个……” “我忽然想尝尝你家的茶。”贺景承弯身下了车,挑衅的看了一眼念恩,别以为他看不出来,这小家伙心思。 这么小的人,心思倒是重。 念恩紧紧的攥着沈清澜的手,生怕一放手,就会不见。 好在沈清澜这次的住处,地方不会太小,进入屋内,沈清澜让陈妈给贺景承泡茶,她需要去换一下衣服。 陈妈刚想去泡茶,贺景承说不用,“先泡杯红糖水。” 陈妈点了点头,“我这就去。” 陈妈去厨房泡红糖水,顺便归置刚刚从超市买来的东西。 客厅里就剩下了贺景承和念恩。 念恩非常不友善的看着贺景承。 以前他是喜欢这个叔叔的,但是那次睡着中间醒来,就看到他亲姐姐,就不喜欢了。 电视里说,亲亲就是喜欢,他怕姐姐会被抢走。 贺景承坐在沙发上,翘着腿,与念恩对视。 他还没如此反感他呢。他倒是先对他有这么大的敌意了。 “我告诉你,姐姐是我的,你休想把她抢走!”念恩仰着头,喧宾夺主,明明是气势汹汹模样,却被软糯软糯的声音破坏了画面。加我"buding7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没回应,贺景承已经知道,电话那端并非是沈清澜,而是冷着声,“许晴是吧。”

从一开始,她就安过心,没和他说过关于她母亲的事情。

“我又不是傻子,你说帮我我就会信?世上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然而不曾想她会直接来家里,还不是她一个人,还有给他们说媒的亲戚。

“我知道你心里生气,我没有出手帮你爸,当时的情况你应该很明白上,上面多少只眼睛都盯着呢,特别是贺景承,他会允许你爸被救出来吗?所以不是我不帮忙,而是没办法。”龙振雄也不傻,知道梁子薄心里怎么想的。

秦家和贺家的关系他很清楚,贺老爷子又特别信任沈清依,他忽然要这些东西,担心他和贺老爷子闹翻。

“嫂子,你学过赌博啊?”贺莹莹觉得一开始太轻敌了。